第315章 领班子

  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 www.xcmxsw.com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  宇文皓安抚道:“你别嚎了,到了父皇跟前,他如果听到你一直嚎,会说你是懦夫。www.travelfj.com

  齐王都疼得说不出话来了,哼哼唧唧地拖着脚走着,最后实在是受不住了,道:“哥哥,你背我吧。”

  “你伤口在前头,我背你岂不是更痛?”宇文皓见他这样,也犯愁了,怎么就这么忍不住痛呢?

  想老元当初带着一身伤入宫,可都是这样硬撑过来的,老七还不如个娘们。

  “宁可膈痛,也不愿意这样撕着痛。”齐王停下来了,无力地摆手,一张脸全白透了,连嘴唇都没有血色。

  宇文皓只得背起他,这一背起来,齐王又“呀呀呀”地喊起来。

  宇文皓问道:“能行吗?”

  齐王艰难地回头着穆如公公,哭丧着脸,“不如,你们抬着我走。”

  穆如公公已经问过出宫传旨的宫人,曹御医回话说伤势没那么严重,胸口的还好,就是腹部伤口深一些。

  所以,到齐王这般,穆如公公不由得担心地问道:“御医是否没检查清楚?会不会伤及内脏了?”

  齐王吸了一口气,“没伤及内脏。”s11();

  穆如公公见他这般,实在很难撑进去,便道:“那好,那就抬着走吧。”

  没有肩舆,没有担架,抬着走就是一个人抬着肩膀,一个人抬着双腿,脑袋是沉下去的,嘴里,还得叼着灯笼手柄。

  但是,这总比自己走好。

  齐王着漆黑的天空,灯火的光芒,不足以照亮宫中的

  夜晚。

  他只觉得一切仿若隔世。

  就不知道走着走着,为什么就变成这样了。

  心里还是很难受的。

  尤其想到最后自己落了一身的伤,她还要先入宫告状。

  “王爷,您走慢点,老奴这有点迈不开腿。”穆如公公是负责抬肩膀的,齐王的脑袋一直撞怼着他的裆部,走得快不是,走得慢也不是。

  宇文皓停下来,道:“不行,这样走更累,老七,你忍着点,我扛着你走。”

  他说完,直接就把齐王顶了上去,一手托住屁股,一手托住中腰,脚下使出轻功,飞快而去。

  就这样,一路飞奔,到了御房,刚好明元帝走出来松一下筋骨,便见他托着齐王来到。

  他连忙要放下齐王行礼,明元帝淡淡地了他一眼,“就这个跪着,托着他,没朕的旨意,不许放下来。”

  宇文皓的手累得酸楚,本以为终于能放下,殊不知,这一来父皇就刁难了,不敢违抗啊!

  他只得颤抖着腿跪下来,双手继续撑着齐王。

  齐王要平衡,他的手就不能动,必须保持固定的姿势。

  但是,跪着托举,何等的累啊?

  上头被托举的齐王,因腹部疼痛,双脚和头必须垂下,才不至于使得腹部丹田用力,他的双脚,就这样垂在了宇文皓的面前,比双脚更近一点的,是两瓣屁股,几乎都垂到他的额头来了。

  宇文皓心里叹气,遭殃了。

  明元帝在院子里溜达,舒展筋骨,穆如公公则跟在

  后头走,担忧地回头宇文皓和齐王。

  宇文皓的手,越来越低,身子都几乎被压垮了。

  这一盏茶的功夫过去了。

  这一炷香的功夫过去了。

  他是直接半趴在地上,躬着背,用脑袋和背的力量去支撑齐王的身子,但是双手还是

  呈托举状,不能放下。

  他已经喘气如牛了。

  而齐王也觉得这辈子最难熬的就是这一个时刻,反而被褚明翠伤透了心,都显得不那么在意了,只盼着这一刻快点过去。

  终于,明元帝走回到石阶前,淡淡地道:“进来吧!”

  宇文皓啪地往前趴直,双手垂下,也不管齐王是不是会摔下来,反正双手是完全没了知觉,齐王是顺势跟着滑下来,依旧压在他的身上,但是,总算舒服多了。

  歇了一会儿,哥俩相互搀扶耷拉着脑袋进去。

  进去之后,明元帝已经坐在龙椅上了,一拍桌子怒道:“跪下!”

  “啪嗒”地跪下了四条腿。

  明元帝眸色严厉,先冲宇文皓发火,“外头传你与齐王妃暗通款曲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  宇文皓听得这话,又见穆如公公都被遣在外头守着,便知道今晚是父子谈话,不是君臣谈话了。

  宇文皓实在没想到话没问几句,就直接上杖,心里再一次认倒霉。s11();

  宇文皓自认倒霉,“儿臣知罪!”

  宇文皓的噼噼啪啪二十杖很快打完,又被人拖回来丢在御房里头跪着。

  齐王也为他辩解,“父皇,五哥真没有。”

  明元帝口气更是和缓了一些,“嗯,出去再领二十。”

  “儿臣真没有。”齐王怔怔地道。

  随即,又冷厉地道:“如今倒是说没有了?今日怎那么横蛮地指控你五哥?”

  “知道朕为什么要打你吗?”明元帝的口气和缓了许多。

  齐王已经丝毫不惊愕不伤心了,辩解道:“父皇,儿臣从没说过

  宇文皓伸手摸了一下后面,“侍卫下手轻了,不怎么痛。”

  “打你,是打给你弟弟的。”明元帝走了下来,亲自扶起他,着他严肃地道:“这话不管是谁说出来,日后总会有流言蜚语传到你弟弟的耳中,他今日不在乎,未必来日人家说多了会不在乎,你先挨这顿打,他心里就亏欠你几分,因为他知道,这话

  齐王同情又内疚地着宇文皓,关于打这个事情,他是不敢多嘴的,自己受不住。

  “儿子自身不正。”宇文皓有些赌气,都不给解释,直接就打了。

  宇文皓啊了一声,“父皇您这是苦肉计啊?”

  明元帝着两人,几不可闻地松了一口气。

  他被拖了下去,齐王也被到到冬暖阁去伤势。

  “拉下去,各自十大板,念齐王有伤在身,楚王代受!”明元帝下令。

  宇文皓身子剧烈摇晃一下,几乎吐血倒地,不敢置信地问:“父皇您是认真的?”

  明元帝压根不听他的,又冷冷地扫了宇文皓一眼,“这话传了出来,旁人就不信是空穴来风,你若事事端正自身,旁人怎能诬陷于你?你可知罪?”

  一开始是褚明翠杜撰编派的。”

  明元帝淡淡地道:“横竖苦的不是朕,痛吗?”

  大殿关闭。

  “你还说?”明元帝火大,“这话是你媳妇说出来的,说这是你的指控。”

  他委屈地道:“儿子实在没有。”

  明元帝冷道:“想不领这二十棍,便去想个法子,在不损害褚首辅面子的情况下,愉快地休掉褚明翠,那这二十棍可免。”

  这样的话。”

  灯火明晃晃地照着,照得宇文皓一张脸和齐王方才一样白透。

  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://m.cmxsw.Com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