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2章 不知道为什么想来

  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 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  齐王沉默了一会儿,蹲下来取出酒壶,一个的食盒,还有一炷香。

  他打开食盒,食盒里头有包子,还有一碗看着应该是燕窝的东西,黏糊糊的,已经冷成一团。

  褚复为他点了香,他便把香搁在棺材上头,风一吹,那一炷香被被吹落,吹得香头的火星滚了几下,熄灭在齐王的脚下。

  他在棺椁前,静静地凝望了片刻,轻声道“我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,这燕窝往日见你总喝,觉得你应该是喜欢的,你就将就着用点吧。”

  “夫妻一年了,虽算不得极是恩爱,却从没红过脸,至今我也不知道,为什么我们就这样了,我更不明白,为什么你要置我于死地,你到底恨我什么?”

  “事到如今,我是该恨你的,心里确实也恨,午夜梦回,我总见到那场大火,总见到你拿簪子捅我,我不明白,看着那么温婉和善www.shu29.cc的一个人,会忽然变得这么穷凶极恶。”

  他静静地着,袁咏意便静静地听,她从没在他的脸上看到过这么浓的悲伤,真这么爱她吗?不值得啊。

  所以,她轻声安慰道“好了,拜祭过就算了,别再为伤心。”

  齐王摇摇头,他自打被刺伤之后就很瘦弱,如今瘦削的脸更是苍白不已,高瘦的身材,反而看着弱不禁风。

 www.shu28.cc 他“不为她伤心,王只是哀悼那曾经的美好,虽然我知道只是我自己认为的美好,她从不这么认为过,和

  我在一起,她是将就委屈了,我宁可她不要委屈自己嫁给我,倒是没今日的伤害了。”

  风灌过来,发出呜呜呜的声音。

  像是谁在哭泣。

  元卿凌在上头听得清清楚楚,心里很酸。

  齐王无疑是真的喜欢褚明翠的,或者爱,当初齐王有多护着褚明翠,她是亲身经历。

  但是,这段在他看来是爱情的婚姻,其实只是褚明翠的一场欺骗,甚至到最后,她不愿意欺骗了,掀开血淋淋的真相给他看不止,还要取他性命来做个了断。

  褚明翠到底知道不知道自己错失了什么?有这么一个纯净的人,死心塌地地爱着自己,难道不是一种幸福吗?

  为何要追求那些虚妄而不可得的?

  高高在上身边却虚空的日子,有什么好追求的?

  一个太子妃之位,尚且如此,若是帝位呢?

  元卿凌不由得打了个寒颤,回头看着宇文皓。

  宇文皓还坐在椅子上,神情寂寥冷漠。

  他没有出去看,对他而言,是袁咏意所的不值得追忆的过往,太丑陋了。

  袁咏意伸手去拉齐王,齐王慢慢地转身,顿了顿,他又回过头去看棺椁,道“你上路吧,你最后所做,也掐断了我对shu17.cc你的念想,从今往后,不管是黄泉路上,还是来生再世为人,只求不相遇了。”

  他退到一边去,让出殡队伍继续上路。

  褚复显然也有些动容的,沉默了片刻,才叫人起棺走。

  队伍慢慢地淡出大家的视线。

  袁咏

  意牵马回走的时候,阿四喊道“大姐,我们在这里。”

  袁咏意抬头,看到元卿凌和阿四她们,便把马儿拴在外头,对齐王道“上去坐坐?”

  齐王仿佛已经耗尽了力气,显得虚弱不已,一阵大点的风吹过来都能把他刮走。

  袁咏意伸手扶了他一把,他胡乱地点了个头,两人进入茶楼上了二层。

  徐一搬来两张椅子,让他们坐下来。

  齐王还显得有些失魂落魄,但是因着宇文皓的脸色沉着严峻,他也没好太失神,只是勉强笑了笑,“五哥也在呢。”

  “嗯!”宇文皓淡淡地应了一声。

  “五嫂也在呢。”齐王飞快地看了元卿凌一眼,显得有些心虚。

  害她的人是褚明翠,其实他不该对元卿凌抱有心虚和愧疚。

  元卿凌看着他,见他了无生气的样子,便宽慰道“过去了,也该放下了。”

  他咳嗽了一声,不太自然地道“放下了,再也不想了。”

  元卿凌亲自为他和袁咏意倒茶,“你们应该还没吃吧?先吃点东西。”

  袁咏意倒是真饿了,道“多谢楚王妃姐姐。”

  她拿起筷子的时候,心翼翼地看了宇文皓一眼,见他没什么反应,便吃了起来。

  齐王不吃,他只是端着一杯寿眉,也不喝,只是捧在手里,从左手转到右手,再从右手转回左手,整个人仿佛是三魂不见了七魄。

  他忽然就抬起头看着宇文皓,他这辈子,脑子从没有过现在这么清醒

  ,“五哥,她真是自尽吗?”

  宇文皓看着他,“想什么?”

  齐王也有些无措,“我只是想知道她的死因。”

  “有意义吗?人死了就成。”宇文皓喝着茶,淡淡地道。

  栏杆外的帘子已经落了下来,遮蔽了寒风,但是,到底关得不严实,风从裂缝里钻进来,更显得凌厉,呼呼作响。

  仿佛鬼哭狼嚎一般。

  齐王道“我只是觉得,她不会自尽。”

  “你倒是了解她。”宇文皓道。

  风灌入,吹得旁边立的徐一衣裳猎猎作响,徐一上前倒茶,轻声道“齐王殿下,人死了就算了,不必再问。”

  齐王抬头看着徐一,道“王只是想一切明明白白。”

  他厌倦了糊里糊涂的日子。

  袁咏意听了这话,放下筷子,道“为什么你不信她自尽?那时候的她,自知必死了,自尽还能痛快。”

  “在京兆府的大牢里头,要自尽,谈何容易?”齐王轻叹,“她做任何的事情都有魄力,但是唯独在伤害自己这一件事情上,她没有胆量。”

  所以,她不会撞墙,以她当时的伤势,撞墙也撞不死,她力气都不够。

  宇文皓重重地放下茶盏,口气冷寒地道“我杀了她,怎么?你要为她报仇鸣冤吗?”

  元卿凌迅速握住他的手,示意他别冒火。

  宇文皓生气,“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?她要烧死你,你还来拜祭她,为她的死不甘?你不愿意糊涂,可你现在做的就是

  糊涂事。”

  齐王被斥责一顿,更显得无措,喃喃地道“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想来,知道她今天出殡,我就坐不住,想来送她一程。”

  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