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6章 还有半个时辰

  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 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  明元帝见他还着不动,不由得再动了怒,“还愣着做什么?滚啊!”

  宇文皓抬起波光潋滟的眸子,看着明元帝,“儿臣还得先跟皇祖父请罪再走。

  明元帝就知道是一个顺着杆子往上爬东西,不由得拂袖,想转身走,却礼数不可失,跟太上皇了告退之后,冷冷地转身而去。

  “儿臣恭送父皇!”宇文皓恭谨地道。

  明元帝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  宇文皓见背影都消失了,便跪在了地上,哀哀地道“皇祖父,您不帮老元,还有谁帮老元?”

  太上皇这会儿神色平静了些,坐下来淡淡地道“你且去,孤自有旨shu28.cc意下去。”

  “是!”宇文皓眼底这才露出狐狸般的光芒,“那孙儿告退!”

  太上皇道“去吧。”

  宇文皓出了宫,整个人松了一口气。

  汤阳在宫外等着,今日喜嬷嬷走了之后,他就来到宫外候着,终于,到了晚上才见到王爷出来。

  “王爷!”他快步迎了过去,“嬷嬷今日来过府中,是王妃叫过来问王爷情况的,怕是王妃着急坏了。”

  “什么时辰?”宇文皓问道。

  “还不到亥时。”汤阳道。

  宇文皓眸色一眯,“那今日还没过,今日有半个时辰,不能浪费了,走,马上到静候府去。”

  汤阳追上去问道“王爷,到底是个什么情况?王妃能回来吗?”

  宇文皓翻身上马,道“暂时还不行,如今已经逼得父皇同意我每日过去半个时

  辰,要老元回来,还都拆解了镇北侯的事情,不过,皇祖父已经松了口,会有旨意下来。”

  汤阳一喜,“是否解决事情?”

  宇文皓策马之前,定了定,摇头道“不会,这旨意是父皇下的,皇祖父不会推翻父皇的旨意,但是应该会给我们指一条道。”

  有太上皇指路,汤阳就放心多了。

  宇文皓昨晚没回来,他就已经去找冷静言了解情况,加上王妃的,他大概就知道怎么回事了。

  两人一前一后地策马往静候府去。

  静候早早便命人关闭了府门,忧愁得要紧。

  自从知道命快保不住的时候,他反而无心仕途了。

  晋升是无望了,能保住性命已经是奢想。

  黄氏是个不识趣的人,加上不知道情况,便在他耳边絮絮叨叨,“府中都传遍了,她是被人休了回来的,我以后还有什么脸面见人?我的命怎么就那么苦呢?屏儿一直嫁不出去,了几回都不成,看着凌儿倒是嫁入王府去,还以为得宠了,殊不知半夜里被人赶回来,真是丢人啊。”

  黄氏今日已经去找儿子元伦文过了,被元伦文反责了她一顿,她做母亲的,这会儿应该是去关心凌儿才是。

  她不是不关心,但是谁家做娘亲的看到女儿被休回来不生气的?还是怀着孩子被休回来的呢,丢死个人了,所以她今天连见都不想见到元卿凌。

  静候来就心乱如麻,听她一直絮絮叨叨的,心里

  火大得很,一拍桌子,怒道“没脸见人算什么?脑袋能保住就算不错了。”

  黄氏素来以丈夫为天,如今见他震怒,也就闭上了嘴巴,忍住心头的烦乱。

  静候越想越烦,冷冷地道“我到那边去。”

  黄氏闻言,陡然抬头尖声道“又过去?你昨晚才在那边过了,又要过去?”

  “不想看到你这张黄脸!”静候背着手出去,继续冷冷地道。

  黄氏觉得静候是因为元卿凌迁怒自己的,不由得对女儿也怨恨了几分www.shu17.cc。

  想想心里头的气更是难消,便带着婆子过去了。

  元卿凌那边刚得了喜嬷嬷回来禀报的消息,宇文皓昨晚在乾坤殿过夜,她整个人松了一口气。

  蛮儿做了面片汤,她正要吃的时候,便听得黄氏来了。

  元卿凌对这个原主母亲着实没什么好感。

  黄氏是个凉薄的人,自私得很,很少为儿女着想,即便是亲生的,也胜不过她自己的利益要紧。

  黄氏进得来,见元卿凌要吃夜宵,不由得怒道“你还有脸吃?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想着吃?怎不吃死你?”

  她骂着,忿忿地坐了下来。

  阿四倒是没顶撞她,因为她到底是王妃的母亲。

  倒是喜嬷嬷不高兴了,道“夫人,王妃今晚没吃饭,吃点夜宵怎么了?您何必这么尖酸刻薄的话呢?”

  黄氏知道喜嬷嬷,一时也不敢放肆,只是顿足,就哭了起来,“你我怎么就那么苦命啊?以为你嫁

  到了楚王府,我这个做娘的就跟着过好日子,没想到这一年的光景,就怀着孩子被人休了回来,你父亲更因此埋怨我,连续两天晚上都到那边去,你叫我怎么活啊?”

  元卿凌不搭理她,知道老五没事,她心情好得很,便让她自个在那边哭,自己则吃着面片汤。

  黄氏见自己哭得那么伤心,她还没心没肺地在那边吃着,一时火遮了眼睛,一把扫了元卿凌的碗,怒道“你还吃?母亲的话你没听见吗?你赶紧想个办法挽shu29.cc回王爷的心,回到王府里去,否则你父亲只怕一直都不来我屋中。”

  元卿凌看着那碎了一地的碗,面片汤全部撒了,倒是她还拿着勺子。

  阿四忍不住,霍然起来,元卿凌伸手压了压,阿四不甘心地咽下气,复又坐了下来。

  元卿凌放下勺子,眸光里沉沉冷锐,“他不来你的屋中,你就活不下去了吗?我从没见过一个做母亲的会完全把自己女儿生死置之不理,只计较男人到底去谁的屋里。”

  黄氏没想到元卿凌会这样她,一时怔了,眼泪刷刷地落下,痛哭道“你……你不孝啊,你父亲若不来,我们大房还有什么盼头?母亲还不是为了你们?”

  元卿凌烦厌得很,用力地拍了一下桌子,厉声道“不许哭,给我闭嘴!”

  黄氏被她这一拍吓得浑身哆嗦,顿时止住了哭,怯懦却又生气地瞪着她。

  元卿凌火气被勾了起来

  ,一时也压不住,厉声道“先不管我是不是真的被休回来,就算是真的,作为母亲的你,是不是该先问问我是不是受了委屈是不是被人欺负了,你倒好,一来就指责我,还埋怨因为我害得父亲不留在你屋中,你的话,你做的事,有半分像做母亲的吗?”

  “我……”黄氏一时无言以对,很是委屈,不知道她一个被休的女人凶个什么劲,却又拿不出话来堵她。

  “阿四,送夫人出去!”元卿凌冷冷地道。

  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