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7章 故知求救

  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 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  故知哭着挣扎,身子使劲往后面缩去,“楚王妃,求您放开我,您扯得我的手很痛,哎,好痛啊。

  故知哭得很惨,若在外头听到,会以为元卿凌打了她一顿而不是只仅仅拉着她的手腕而已。

  那些个丫鬟婆子急了,急忙上前想要拦开,阿四和蛮儿拦在身前,冷冷地道:“谁敢碰王妃一根头发丝,我就把她的手给剁掉。”

  故知哭着道:“楚王妃,您身份贵重,何必跟妾身置气?是妾身不对,您说妾身推了王妃,那就是妾身吧,妾身不辩解了。”

  纪王妃神色不变地坐着,而孙王妃则想上前打人了,这女人太假了。

  元卿凌盯着她,等她哭得鼻涕都要流下来的时候,才慢慢地放开她,对蛮儿道:“把铜镜拿过来。”

  蛮儿不知道她什么用意,却还是去把那大铜镜取过来,元卿凌退开,慢条斯理地整理了一下衣袖,淡淡道:“给她照着她自己的模样。”

  蛮儿便把那大铜镜往故知面前推,故知顿时止住了哭泣,难堪地往后缩,但是,那铜镜这么大,她便是往后也能瞧见镜子里头那个眼睛赤红,鼻涕横流,发鬓凌乱的女人。 target="_blank">

  她躲无可躲,眼底蓄了一丝愤怒,瞪着元卿凌,“楚王妃是想叫我认清楚自己的容貌不如人吗?你只看容貌,你何其肤浅?”

  元卿凌冷声道:“你在铜镜里看到的模样,除了是你的容貌之外,更是你的内心,丑陋吗?

  你自己都不敢看吧?故知,你所做所谓,骂你一句畜生都侮辱了畜生。”

  故知握住拳头,眼底红血丝暴显,万般的委屈无奈,“你为什么为难我?你觉得对魏王妃不公平,难道不该去找王爷吗?我只是一个弱女子,我能有什么办法?我的处境不见得就比魏王妃好,至少,她还高居王妃之位,而我妾身未明,魏王妃好歹还有你们为她出头,我呢?今日被你们撕了衣裳侮辱,谁来可怜我?你贵为王妃,欺负我一个弱女子,你就光彩了吗?”

  孙王妃再也忍不住了,拍案而起,怒道:“老母鸡,你嘴巴倒是挺能说,你委屈什么?你当初命都快没了,是谁救了你?你如果觉得委屈,为什么不滚蛋?本妃相信如果你愿意滚蛋,魏王妃也会给你银子把你安置妥当,为什么死活赖在王府还要哭诉委屈?楚王妃说你丑陋,你是真丑陋啊,做了表子,还要立牌坊,就没见过你这种不要脸的女人。” target="_blank">

  元卿凌和纪王妃被孙王妃这一声老母鸡给逗乐了,元卿凌本还有话说,都忍不住转身笑。

  不过,她说的话其实就是孙王妃这番话的意思,这个故知,是又当又立,楚楚可怜给谁看呢?

  故知听了孙王妃这一顿斥责,怔了半响,脸上露出了凄然之色,趴在床上,失声痛哭起来。

  元卿凌等她哭得差不多了,才慢慢地道:“故知,本妃知道你委屈了,放心吧,本妃明日入宫面见皇太后,自会为你请命,相信太后同为女子,也会愿意为你出头。”

  说完,她站起来,抖了一下衣襟,道:“我们走吧。”

  那故知趴在床上,听了这话,已然是脸色大变。

 &emsshu28.ccp;元卿凌等人已经出了去,故知神色几变,依旧是潸然落泪。

  婆子劝道:“夫人别伤心,伤心便伤身,回头王爷见着又要心疼了。”

  故知擦了眼泪,愁眉深锁,“我何尝不知道他心疼我?可这也不是我所求,若王爷能少怜我一些,对王妃好点,我也是愿意的。”

  婆子道:“夫人您真是宅心仁厚,王妃素日是好的,可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,总是跟王爷置气,王爷不满她也是情理之中,您就别想了,王爷宠您,迟早是要娶您为侧妃的,您只管好好养胎便是。”

  故知轻叹,抚摸着小腹,抬头看着婆子,眼睛红肿,“妈妈,你老实告诉我,我是不是很对不住王妃?”

  婆子只知她如今得宠,便只管讨好她,道:“夫人,这哪里有对不住对得住的道理呢?王爷那样的人才,哪个女子见了不动心了?且王爷也是真心喜欢你的。”

  婆子见她不语,又继续道:“再说,也是王妃自己想不通,其实她是正妃,您就算生了儿子,也是叫她一声母亲,名分是他的儿子,总胜过她自己怀上了又掉了。”

  故知听得此言,浑身打了一个寒颤,叹气道:www.shu29.cc“我生的儿子,怎舍得叫他认其他人为母亲呢?”

  婆子一怔,“夫人,这也是没法子的啊。”

  故知沉默了,心头泛起了酸楚的滋味。

  是啊,她再得宠,到底名分没有。

  日后孩子出生,也得叫王妃为母亲的。

  她一时愁肠百转,又想起元卿凌说的话,不禁更www.shu17.cc是难受起来。

  元卿凌等人出了去,孙王妃问道:“你明日真要入宫禀报太后此事吗?”

  元卿凌笑道:“不是我入宫去,是二嫂你。”

  “我?”孙王妃一怔。

  元卿凌道:“没错,我如今不能入宫,你明日便到宫里头去,告诉太后,说魏王强留民女在府中,那女子本是不愿意的,你且看太后怎么做。”

  孙王妃哼道:“她哪里是不愿意?我看她愿意得很。”

  “她心里头是不是愿意,咱不管,她今日说的是不愿意,这句话,我们三人连同阿四在内,都亲耳听到的,她不容抵赖。”

  孙王妃还是很疑惑,“可太后会问啊,还有,估计老三也会到静候府去闹一闹,毕竟你今天欺负人家爱妾……不,夫人了。”

  元卿凌笑了,“太后问是太后的事情,至于魏王要来,就叫他来,我自然有话堵他。”

  孙王妃看着她,“你这打的什么主意?能行吗?”

  纪王妃忍不住了,道:“往日见你也是挺聪明的,怎么今天就说不明白你呢?太后不会传故知去问,只会传魏王去问,你明天入宫,红口白牙地咬定了说故知指证魏王强迫她在府中,有我们三个做旁证,太后便会信你的话。不过,老五媳妇说的话也不够强烈,你应该说,那位好故知找我们求救,她希望我们能帮助她离开王府。”

  孙王妃这一次听明白了,但是她不想让纪王妃得意,所以侧头去问元卿凌,“是这么个意思吗?”

  元卿凌笑了,“是这个意思,你就照着说。”

  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