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8章 你骗了本王什么

  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 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  元卿凌站起来,道:“快请。

  一会儿,便见一名全身染满血迹的白衣男子走进来。

  元卿凌方才没有细看他,如今看着,觉得丰神俊逸,论相貌,是绝不输于魏王。

  再看他眉目周正,眼底正气凛然,便知是徐一所说的那种磊落诚挚之人。

  “参见楚王妃!”青阳君拱手道。

  元卿凌福身还礼,“青阳君,请坐!”

  青阳君摆摆手,道:“在下还得回府换衣裳入宫去,便不坐了,特意过来一趟,是想问问魏王妃的情况,她还好么?”

  元卿凌道:“命是捡回来了,情绪一时半会不会好,你要进去看看她吗?”

  青阳君眸子澄明,道:“在下就不进去了,知道她好,就安心了,王妃费心,在下告辞了。”

  说完,拱手就转身去。

  元卿凌心里就更惋惜了,这么好的一个男子。

  阿四轻声道:“如果魏王妃当初嫁给青阳君,那多好啊。”

  元卿凌苦笑,“哪里有这么多如果呢?在这个时代里,女子嫁人无疑是重新投胎一次,若遇上不好的夫婿,这辈子就毁掉了。”

  她叹气,“我始终想不明白,为什么魏王妃坐在墙头上的时候,魏王还要说那句话来刺激她,纵然因为误会而憎恨,可那是他曾经爱过的人shu28.cc啊。”

  蛮儿在一旁道:“王妃,故知幻术的启动不在铃铛,而是在眼睛里,魏王妃跳下去之前,她用了幻术。”

  “眼睛?这是怎么回事?”元卿凌诧

  异,她坐下来看着蛮儿,原先她还认为这个南疆的幻术是与她知道的催眠术是一样的,但是如今看看,却是有分别。

  蛮儿于是进行了一场关于南疆南北两派幻术的大科普。

  “奴婢是南疆北山的,南疆遍地名贵药草灵兽,虽常年位于瘴气中,可依旧不少人惦记山中草药与灵兽,那些人为了得到灵兽,不惜残杀我族人的性命,所以,南疆人自小便要学习幻术来防身,这幻术的修炼,其实不外乎是以外物来干扰人的意志,使得那人听自己的话,为自己所用,虽然维持不了多久,可也能马上脱险。至于南疆西山,则是以曼陀罗气味来修幻术,自小,他们便会浸泡曼陀罗药汁,使得气味侵体,所以,即便不用曼陀罗,他们的身上都可以发出这种气味,要长期以幻术来控制人,便要使得中了幻术的人,与她对视,这是导入幻术,导入幻术之后,以后再施行幻术,只用眼神便可启动,魏王妃应该找人问过幻术的事情,以为故知是我们北山的,便脱了她的铃铛,殊不知,铃铛只是她的掩护色,她不需要用铃铛。”

  阿四怔了一下,“用眼睛便可使得人中幻术?那她被捆绑在上头的时候,为什么不用幻术对付魏王妃?”

  蛮儿道:“不行的,魏王妃曾经破过她的幻术,且魏王妃没有被植入幻术,所以,她把眼睛眨烂了,魏王妃都不会中。”

  元卿凌看着蛮儿,“你那个幻术我还是能解得了,这幻术,看来也不难解。”

  蛮儿说起这,还是很心虚,道:“奴婢那个是眠术,当然了,也是幻术中的一种,当时用眠术,是因为还用了曼陀罗和依兰香,只要王爷当时入了眠术中,便可任由二小姐摆布。”

  末了,她夸赞了宇文皓一句,“王爷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。”

  阿四问道:“那到底魏王是因为中了幻术才会对魏王妃这样的,还是因为他真的喜欢了故知要宠妾灭妻?”

  蛮儿摇摇头,“不知道。”

  阿四看向元卿凌,“元姐姐觉得呢?”

  元卿凌不想去猜测,道:“只有他自己知道。”

  阿四叹息了一声,又狠狠地道:“幸好,魏王妃给那个故知下了毒,故知死了一点都不可惜,她临了还要用幻术害魏王妃。”

  魏王府。

  魏王看着故知躺在床上,大夫来过,不知道是什么毒,不能解,只能给她施针,减缓毒液的蔓延。

  他也任由大夫给他止血,疗伤,他一动不动,整个人,像死了一样。

  如今坐下来,回想起城楼上的那一幕,他心脏差点骤停的时候,是在落落跳下去的时候。

  他回想起为什么要说那句话,他不知道。

  楚王妃元卿凌的话,在他耳边不断地想起,他如今满心满脑,都充满了幻术两个字。

  崔氏的贴身侍女雅雅推门进来,跪在了地上,手里拿着一瓶药,雅雅哭过,眼睛肿得很厉害。

  她说:“王妃说,如果她活着,这解药就给王爷。”

  “什么意思?”魏王冷冷地看着她。

  雅雅说:“王妃情绪一直很差,控制不了自己,但是她说她会努力地活着,可如果最终她死了,那就收回故知这条命,因为故知是她救的,如果她还活着,那就一切都过去了。”

  雅雅磕头,把药放在地上,道:“奴婢拜别王爷,奴婢要回去为小姐收拾东西了,小姐说过,今日不管如何,她都不会再回来这里了。”

  “所以,她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死。”魏王冷笑,“她只是在做戏。”

  雅雅声shu17.cc音充满了压抑,“可她跳下去了,她只是想为自己找一个可以活下去的理由,但是她shu29.cc没有找到,王爷最后那句话,叫小姐心死了,那孩子,不是青阳君的,自打小姐嫁给王爷,就不曾与青阳君见过面,到底是幻术,还是王爷对故知的沉迷导致这样,奴婢不知,奴婢只知道小姐没了孩子,伤心了一年,王爷却另觅了新欢,小姐心里想必是后悔的,她当初不该跟王爷走。”

  雅雅说完,转身走了。

  魏王拿了药起来,给故知喂下一颗,然后就坐在床边,一直看着故知。

  故知慢慢地醒来了,她的眼睛,还盈着泪水,仿佛在噩梦里头醒来一般,她呜咽,“王爷,我好怕啊,王妃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?”

  魏王伸手抚摸她的脸,凝望着她,再看她的眼睛,默默

  注视了好一会儿,他笑了,“故知,你骗了本王什么?”

  故知眼底顿时盛满了泪水,“王爷也不信故知了吗?”

  魏王笑得像个阴沉的疯子,他的手,慢慢地覆盖住故知的眼睛,倏然,两根手指一弯……

  凄厉的惨叫声直冲云霄,惊得这天地都似乎陡然变色,酝酿着一场大风暴。

  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