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6章 要他去道歉

  元卿凌兀自伤心了一番,也知道这一次挨打也算是有价值的,至少。罗贵嫔被平反,罗家的人都全部赦免了连坐之罪。

 shu17.cc 宇文皓拉着她的手。“不哭了,好吗?我好着呢。”

  元卿凌才哑声问道:“痛得要紧吗?要不要打止痛针?”

  宇文皓丝丝地吸了半口气。“倒不是痛得很要紧,就是微微地痛,不过若能有什么止痛针。便给一管吧。”

  便知道他是死扛的。

  二十五大板,实打实地下去的。打得皮开肉绽,怎会不痛?

  这滋味。她又不是没受过,且若是百官看着,禁军下手会更重。

  元卿凌给他打了止痛针。又开了消炎药,防着他发热。今晚怎么也不敢走的,便是得罪玉帝也没办法的。

  晚饭她也吃不下,就着汤吃了几口,便放下了碗。

  宇文皓趴在床上进食。为了表示他不是废物,不许人过来喂。

  只是。手肘撑着,实在也不好吃。最后只能一头扎进碗里,像猪一样吃着。

  元卿凌瞧见,又是心痛又是好笑,一转身眼泪就下来了。

  她走过来,“不许逞强,我喂你吃。”

  宇文皓也知道自己吃不了,便笑嘻嘻地道:“好啊,你喂给我吃,你吃一口,我吃一口。”

  元卿凌一勺子米饭塞进他的嘴巴里头,“吃你的。”

  宇文皓吃着,含糊地道:“好吃,这板子挨得值,挨打了还有美人伺候。”

  元卿凌没好气地道:“舒服?有日子痛呢,往后看你怎么去静候府见我。”

  “叫人抬着去。”宇文皓撑着头颅吃,脖子累得要紧,吃了两口,下巴枕在枕头上,“痛倒是不痛了,就是这脖子难受,趴下来这鼻子还不通气呢。”

  元卿凌是有经验的人,等吃了饭,叫人给他做了一个弧形挖空的枕头,这样额头和下巴垫着,他呼吸就好受点了。

  吃过饭之后,顾司过来问候。

  顾司进来,不免替他叫屈,“你也是傻,怎么能说是领剩下的呢?几位王爷都是十五板子,你按着说十五板就成了,你还说领剩下的,不会算数的人都知道剩下的是二十五大板了。”

  宇文皓生气地道:“你到底是来讽刺本王还是来探望本王?你当时在场怎么不提醒?本王这脑子都不灵活了,还管得上是几板子啊?八十大板都分了四个人了,谁知道剩下的还有那么多?”

  越想越憋屈。

  大家都打完了,就光他留在哪里噼噼啪啪地挨着,谁不笑他傻子?

  顾司安抚道:“好了,好了,我是来问候你,给你带了三七,祛瘀化血的,吃了就好。”

  “你今晚不值夜吗?”宇文皓脸侧着,压着枕头那边脸蛋都变形了,露出来的那边,伤痕十分明显,倒是有些狰狞的样子。

  顾司嘿嘿一声,“本来是今晚值夜,不过皇上明日叫我办差,所以今晚就不必进去了。”“

&emsshu28.ccp; “办什么差?”宇文皓问道。

  “去带魏王去给静和郡主道歉啊。”顾司说。

  元卿凌正在罗汉床上歇气,听得这话,猛地直起身子,“什么?魏王还没走吗?”

  顾司回头,噢了一声,“王妃什么时候进来的?”

  他光顾着问候王爷了,没瞧见王妃进来。

  元卿凌没好气地道:“我一直在这里,你进来的时候我便在这里。”

  她扶着罗汉床的边沿走下来,急问道:“皇上叫你明日带魏王去给静和郡主道歉?”

  “是啊,说是如果他不去,便强行拖他去,这是个艰苦的活儿。”顾司惆怅得很。

  元卿凌担忧,皱起眉头道:“皇上也是,怎么强人所难呢?他不愿意去便不去吧,谁稀罕他的道歉了?别妨碍人家过新生活。”

  “这道歉也就是仪式了,皇上认为,到底夫妻一场,有什么就说个清楚明白,免得分开之后互相怨恨。”顾司说。

  元卿凌在床边坐下来,看着顾司道:“那明日钥匙魏王不愿意去,要不,你就别勉强他了。”

  宇文皓见她坐过来,便拉着她的手往自己的后背上去,“抓痒,鸡翅膀那位置……下来一点,对,就是这,使劲抓……”

  元卿凌给他抓着痒痒,继续看着顾司道:“静和郡主的情绪其实还不是太稳定,我觉得这个时候刺激她会有反作用,道歉不道歉,都不要紧了,到了这个地步,不是一句道歉就能两清的,顾大人,你能否跟皇上说说?”

  顾司笑道:“大姨……王妃,您是太高看我了,皇上那边,我还说不上话,倒是冷大人可以。”

  “冷静言大人?”元卿凌问道。

  “是他shu29.cc。”

  元卿凌想了想,对宇文皓道:“要不叫人请冷大人过府一趟吧。”

  宇文皓看着她,“你真觉得不妥么?”

  元卿凌道:“我只是不想她再受刺激,这条命好不容易才救回来,如今心情也稍稍平复了一些,她是有情绪病的,我不希望她在面对不开心的事情和不想见到的人。”

  顾司道:“王妃过虑了,这没什么的,就是去说一句对不起,说完就走了。”

  元卿凌苦笑,“如果是这样就好,可我只怕他不知道会说什么伤人的话。”

  “事到如今,真相大白了,想必他也知道错了吧?”宇文皓道。

  元卿凌语重心长地道:“知道错,和面对错,是两回事,他心里清楚,可只怕他自欺欺人。”

  宇文皓诧异,换了个姿势趴着,“你怎么会这样认为的?知道错了为什么不能认错?……你手别听,右边鸡翅膀,继续来几下。”

  元卿凌替他抓着,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跟他们解释。

  魏王在城楼不知道错了吗?但是他认错了吗?

  她道:“总之,请冷大人来一趟吧。”

  宇文皓知道她这两天为静和郡主的事情弄得心烦意乱,便也就顺着她,叫了徐一去请冷静言。

  结果,冷静言来了之后,却不认同元卿凌的说法。

  他道:“这个道歉其实是很有意义的,对静和郡主和魏王而言,都将是一个终结,事实上,也是在下向皇上提议,要魏王去道这个歉的。”

  元卿凌气结,“这又何必呢?冷大人,您说这道歉很有意义,您是站在了魏王的立场上去想,魏王说了一句对不起,好,他心安理得了,可静和郡主未必是这样的想法,她要用很大的心力才能忘记那一幕,您叫他去,岂不是逼着她面对么?”

  冷静言道:“任何的问题,都应该要勇于直面的,如果不面对,静和郡主一辈子都放不下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