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1章 商议婚事去

  贤妃听了这句话,更是开心,虽然觉得扈广庭这样直接表述有些不知道矜持。可眼下最不需要矜持。

  她就是要一个确实的肯定的答复。

  因此,握住扈广庭的手更紧了一些。眉目细细地匀出一朵花儿来,“你也这样想啊?那真是太好了。”

  扈广庭仿佛比她更开心。抿唇一笑,梨涡绽放,“是啊。我一直都盼着。”

  贤妃听得此言,当下大喜。道:“今日本宫命人煮下了燕窝,你留下喝一碗。本宫再命人请皇上过来。”

  既然扈小姐都表态了,当然要让皇上知道,只是空口无凭。若皇上亲耳听到,那才踏实。

  扈广庭听得说请皇上来。怔了怔,随即从善如流地道:“是,那臣女就叨光喝一碗,燕窝在镇北可是稀罕物。”

  贤妃见她并不如外间所传言的那么跋扈。心里便越发高兴,如果元卿凌说的是真的。是老五嫌弃人家性子不好,这就可以推翻了。

  人家性子好着呢。

  明元帝这两天心情不错。一则是罗贵嫔平反之后,噩梦消失,睡眠很好。

  二则,镇北侯那边至今还没提出什么刁难的,倒是换了几日的安定日子。

  不过,最糟心的是老三那边,顾司回了话,这混小子竟然在静候府还大闹了一场,真是丢人,害人。

  罢了,对比国事而言,家事倒算不得什么了。

  更何况,穆如出宫去了一趟,楚王妃的肚子越发大了,他的金孙就要出生,对家事而言,这也是喜事一件了。

  所以,以上种种,让他今日得空到御花园里头看了几眼光秃秃的树枝,吹着寒风受着寒冷赋诗一首,便听得贤妃那边来人说请过去吃燕窝,而且,扈小姐也在。

  明元帝便过去了。

  他始终觉得,老五娶扈家小姐百利一害。

  那一害就是元氏会吃醋,可女人这事,哄哄就好,且习惯就好,日后老五若真主了事,这后宫还少女人吗?她吃醋吃不过来。

  他知道贤妃的小心思,不过,他也正好想看看这个扈小姐的人品才情,若是好的,这事就得抓紧定下来了。

  “皇上驾到!”

  门外,太监喊道,悠长尖细的声音在空中回荡。

  扈广庭立刻就站了起来,动作有些大,几乎把手侧边的水都给掀了。

  贤妃便道她紧张,含笑道:“不怕,皇上很亲切的。”

  扈广庭也确实是紧张,暗暗地在袖中握住了手,手心直冒汗。

  垂着头,见那一抹明黄衣裾晃动了一下,便觉得一股子威仪的气息逼面而来,扈广庭深呼吸一口,马上跪下来,道:“扈广庭参见皇上,皇上万福。”

  明元帝听得她声音都似乎有些许的变调,便也觉得此女一点都不胆大跋扈,倒是有敬畏心的,一时也欢喜了起来。

  道:“免礼,站起来给朕瞧瞧,朕记得上一次见你,还是你跟随你父亲第一次去镇北的时候,有八年了吧?”

  扈广庭捏住了衣袖,慢慢地站了起来,恭谨地回答说:“皇上记性真好,确实是八年了。”

  她飞快地抬了一下头,瞧了皇上一眼,然后又立刻低下,不敢看,只觉得威仪直逼心间,叫她心头都颤抖了起来。

  入座之后,明元帝一直打量她,见她容颜出色,皮肤虽比京中女子黝黑一些,可更显得别样的风情。

  明元帝心里很满意。

  老五的这个侧妃,要定了。

  之后,明元帝问了一些话,扈广庭便渐渐没那么紧张了,对答如流,且对答的话甚是得体,明元帝更认为她会成为一名贤内助。

  甚至,和元氏比起来……一点都不逊色,除了元氏懂得医术,通达情理,七窍玲珑心,会哄太上皇高兴,为人坦率之外,其余应该都及不上这位侧妃……扈小姐。

  明元帝后来和贤妃进去说话了,扈广庭便坐在椅子上,目不斜视,屏息等待。

  她素来是个进取的人,但凡喜欢什么,便会努力去争取。

  这一次也是一样。

  但是,心里确实太紧张了。

  八年了,自打及笄,父亲就说要给她说亲,她死活不愿意。

  她一直等着他。

  如今她回来了,她一定会尽力争取。

  明元帝和贤妃在里头说了一会儿话,两人看来心意相通,便笑盈盈地走了出来。

  扈广庭又飞快地瞧了明元帝一眼,睫毛迅速垂下,如受惊的兔子。

  明元帝看着这个未来的庶儿媳妇儿,满意到不得了。

  早先他也听到了扈小姐的名声,确实不怎么地好,但是想着在镇北长大的,一切都是可以原谅,且入了皇家门,以后可慢慢教嘛。

  如今见性子各项都是很好,简直就是惊喜。

  所以,他等扈广庭出宫之后,便马上叫人请镇北侯入宫。

  镇北侯一直忧心女儿的婚事,听得是皇上有意要赐婚,连忙就入宫去了。

  其实他心里有数,皇上肯定会在这么多位亲王里头挑选一位。

  如今最合适的就是怀王,可怀王之前有病,他是不赞成的。

  做侧妃不行,他镇北侯的女儿,不可能做侧妃的。

  这么多位齐王里头,他其实最看好的就是楚王了。

  此人没有太深沉的心机,但是勇敢果断,且恩怨分明,他们一同上过战场,见过这小子的英勇,很是欣赏啊。

  若这小子能做了自己的女婿,好事。

  而且,听说楚王妃被撵回娘家去了,名分虽还没断,可要断也容易。

  他怕明元帝先说了他不喜欢的人选或者是他不喜欢听到的话,便先道:“皇上,臣在镇北数年,一直带着广庭,苦了她多年,她的婚事,是臣牵挂多时的大事,臣也没旁的要求,只要求人品好,武功高,且是不能做妾。”

  这就把明元帝给堵住了。

  人品好,武功高,老五是当之无愧的。

  只是,不能做妾,这点就不妥了,侧妃,好听是妃,不好听,就是妾。

  看到明元帝这副神情,镇北侯微笑道:“臣曾与楚王一同出征,听闻楚王妃已经闹脾气回了娘家,到底是静候教出来的女儿,不够大气,动辄回娘家岂堪为皇家妇?”

  明元帝心底沉了沉,这不是要老五休妻吗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