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7章 过年了

  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 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  纪王吃了一个大亏,倒是安分了许多。

  过几天纪王妃过来的时候,说起了这事。阿四说他在憋大招,纪王妃叫元卿凌安心。他憋不了什么大招,因为他现在顾得头顾不得尾巴。

  那人偶陷害的事情。纪王妃虽然给了他一万两银子,用以换取暂时的和平,但是纪王妃暗中已经开始联络人。冷淡纪王。

  纪王如今一门心思都扑在褚明阳的身上,希望褚明阳能为他带来褚家的支持。

  “褚明阳?褚家不会听褚明阳的。”元卿凌笑道。
shu29.cc
  纪王妃笑笑。“做人呢,充满希望是好事。他既然想要褚家的支持,就让他去争取一下吧,好歹叫咱得了点儿的空闲。他这些年。亲力亲为做的事情不多,顶多是立了点功劳。但是,这些功劳和他的过失相比,就不值一提了,相反。你们家老五,功勋是实打实的。错误却都是旁人给他安的,遭连累啊。父皇始终会明白这一点的。”

  元卿凌但笑不语。

  也亏得老五的心性好了。

  “对了,扈妃入宫了。”。

  元卿凌道“恭喜她,她真的很喜欢父皇,得偿所愿了。”

  元卿凌忽然想起老五说的那句话,父皇喜欢像多宝一样,顿时整个人很难为情。

  纪王妃道“其实扈妃倒是聪明,嫁给任何一个亲王,最终只是斗来斗去,还不如入宫为妃,宫里头娘娘们年纪都上去了,她入宫必受宠爱。”

  “是的。”元卿凌言不由衷地道,她从扈妃的眼睛里看得出,她并非是一个功利或者谋算深的人。

  相反,她是一个很纯粹的人,一辈子追求的东西很明确,且为了这个目标而坚持。

&emspshu28.cc; 老五回京兆府任职之后,日子仿佛过得飞快,一眨眼,便到了岁晚。

  年二九开始,朝廷便下了放假的旨意,一直到年初八才上班。

  元卿凌如今已经六个月,身子重,虽然还能走走,但是走不过一会儿便累了。

  她晚上睡不好,躺下来就觉得呼吸困难,坐起来也没办法挺直腰。

  脚开始水肿,肿得连宇文皓的鞋子都穿不下,加上胎儿太大,往上顶得厉害,她现在吃的也不多,吃多了吐,吃少了饿,整个人处于一种非常暴躁的情绪中。

  她自己没办法控制的。

  宇文皓现在每天都顶着黑眼圈,元卿凌晚上睡不好,他也睡不着。

  她昨晚抽筋,他半夜起来给她揉,拉伸。

  呼吸不过来,他扶着她稍稍坐起来一些,给她顺气。

  看到她难受,宇文皓的脾气也很暴躁。

  徐一这些日子没少遭罪,动不动就是一顿劈骂。

  阿四回了袁家,过年了,她总要回家团圆。

  除夕是要入宫守岁,吃团年饭,皇家的人都会出席。

  但是元卿凌试了几件衣裳之后,终于崩溃大哭了起来。

  不是因为胖,而是因为她试了几身衣裳,便喘不过气来,整个人有一种缺氧的憋闷,加上站立时间过久,她的脚抽筋,喜嬷嬷扶着她坐下来的时候,她就掩面痛哭起来。

  宇文皓在外头吩咐进宫事宜,就听到元卿凌的哭

  声。

  他几乎是立刻转身飞扑了进来,蛮儿和喜嬷嬷在帮她揉腿,她哭得像一个包子,堆起的地方夹着两行眼泪,甚是狼狈。

  宇文皓快步过去抱着她,安抚道“没事,没事,我在。”

  元卿凌自打接受了怀孕的事实之后,就从没说过不要孩子的话,但是这一次,她实在是身体和心里头太难受了,她哭着说“老五,这一胎之后,我再也不会生,宁可死了我都不生了。”

  宇文皓安抚她,“好,我们不生了,不生了,谁生谁是王八蛋。”

  他蹲下来,伸手擦去她脸上的眼泪,凝望着她圆了许多的脸,其实倒也不是胖了,就是有些浮肿。

  元卿凌转过脸去,“你别看,我现在难看死了。”“不难看,现在才是你最美丽的时候。”宇文皓安慰道。

  元卿凌哪里信,自己又不是没照镜子。

  她推了他,“你自己入宫去吧,我不去了。”

  宇文皓重新抱着她,“你不去,我也不去,咱就在家里过年。”

  “那不行,父皇会斥责你的。”元卿凌哽咽地道。

  “谁怕他斥责了?他生气咱还不生了。”宇文皓亲了她的额头一下,看着她的模样,心疼得要紧,“如今除你之外,再无大事。”

  元卿凌鼻头通红,看着他担心焦灼的模样,情绪稍稍也安稳了下来,“我就是发发脾气,咱该去还是得去。”

  “能去吗?不能去我们不勉强,不怕谁责罚的。”宇文皓也不太想去了,宫里人太多,沸沸扬扬的,老元情绪又总是不好,被人烦着肯定暴躁。

  元卿凌自己擦了一下眼睛,“去吧,前几天常公公来的时候,说太上皇心绞痛犯过两次,进宫也好给他看看。”

  “你瞧你这个时候还惦记着皇祖父,你自己都凄惨得不行了。”宇文皓取了螺黛过来为她画眉,眸光专注温柔,这活儿是他目前伺候怀孕妻子最娴熟的功夫之一。

  元卿凌执住他的衣衫,努力地睁开有些肿的眼睛,“有什么办法?如今他是我们最大的靠山,三娃出生之后,还得仰仗他保护一阵子。”

  宇文皓轻声道“我也能保护他们。”

  “太上皇是用来防着那位的。”元卿凌轻声道。

&shu17.ccemsp; 宇文皓便不做声了。

  他如今谁都不怕,就怕老子一个翻脸不认人。

  所以,太上皇健康地活着,对他们楚王府来说,实在是太重要了。

  亲王妃礼制的朝服,元卿凌是穿不下了。

  幸好早知道要入宫团年饭,所以她提前做了一身宽松的红色袍子。

  这袍子也没别的有点,就是一味宽松。

  里头还得穿棉衣,外头厚厚的羽绒披风,她不用狐裘,也不用动物毛皮,作为一名养狗人士,她反对这些。

  所以,纵然穿得这么厚,她还是觉得冷。

  出门的时候,哆嗦了一下,“今晚人很多是吗?”

  “皇亲,基本都到。”宇文皓扶着她,她如今走路都小心翼翼,因为已经看不到脚指头了。

  不过,这般厚重地掩饰了一下,从外形看,倒不是像是怀孕,像是巨胖。

  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