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8章 呸

  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 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  马车是特制的,里头铺了软垫,元卿凌上去之后。就是半躺在宇文皓的怀中,这样的姿势。能让她免于太严重的颠簸。

  看到自己笨拙的样子,元卿凌叹息道“如果这三个小子日后调皮捣蛋。我就往死里揍。”

  “轮不到你出手。”宇文皓霸气地道,拳头一握,便是咯咯作响。“一拳头就要他们变成泥浆。”

  “太残暴了。”元卿凌心惊胆战。

  宇文皓哼哼了两声,“让他们从小就知道。这个世界是残酷的,像他老子我那样。处处忍让也不得安生。”

  元卿凌依偎着他,不做声了。

 &eshu29.ccmsp;“怎么了?哪里难受?”宇文皓抱着她问道。

  元卿凌抬头看他,眼底沉了一丝担忧。“老五,我不想你当皇帝。”

  “怎么忽然说这个?”宇文皓怔了一下。看着她,,随即笑了笑,“怕那什么后宫佳丽三千吗?你放心。便是我真做了皇帝,也只对你一人好。”

  元卿凌把身子撑起来一些。“你爱娶不娶,只是你方才说。你处处忍让也不得安生,你们兄弟几个,真正亲厚的有几人?为了那个位子,不也争夺个你死我活么?那以后我们的孩子步你们兄弟的后尘怎么办?”

  这个问题,宇文皓还真没想过,元卿凌这么一说,他自己也怔了怔。

  “这个……兴许是两个姑娘,一个儿子呢?”宇文皓乐观地道。

  “兴许三个都是小子呢?”元shu28.cc卿凌反问。

  宇文皓一时惆怅起来了。

  这就违背他的心意了,他盼着两个姑娘,一个小子,这样,他在府中左拥右抱,儿子出去打拼赚钱回来养家。

  “便是两个儿子,也会手足相残,那个位子,会叫人疯狂的。”元卿凌说。

  宇文皓看着她的肚子,“那怎么办?”

  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  宇文皓说“那我们不做皇帝就是了。”

  “轮到你说吗?你现在都在谋事了。”

  宇文皓道“那只是巩固一下,没必要真的坐上那位子。”

  他想了想,“算了,现在想这些还早着呢,历朝历代多少太子熬到死,当皇帝的也还没死呢,咱不杞人忧天。”

  元卿凌想想觉得也是,现在担心这个有些多余了,兴许三个都是姑娘呢?

  反正生了这胎,她就不生了。

  过了大半个月的平顺日子,如果不是身体难受,她觉得自己这大半个月在天堂里头了。

  如果说,生了儿子注定要去掺和旋涡里头的事情,每天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,还真不如都是闺女。

  入宫之后,夫妇二人首先便去给太上皇请安,太后和明元帝也在。

  今日岁晚,明元帝也得空了,昨晚便封了大印,今日空闲下来,明元帝还打扮了一番,胡子剃得干净,小白脸似的,加上明黄锦衣,威仪不减,多了温润。www.shu17.cc

  因着才刚刚响午,所以,他便抽空过来给太上皇请安,说点家常。

  一年到头,就是如今才是繁琐全放下,全身心地投入休假当中。

  宇文皓夫妇的到来,让乾坤殿更加热闹起来了。

  看着元卿凌大肚子,常公公都忍不住出去搀扶了,“王妃仔细点走,看门槛,迈腿,对,再迈腿……”

  元卿凌无语,“公公,走路我还是会的。”

  常

  公公严肃地道“如今不比往日,您身子重,凡事注意没错。”

  搀扶到了太上皇的面前,宇文皓扶着她慢慢地跪下,太上皇阻止,“老五,你替她跪,替她磕头。”

  老头子是心疼孙媳妇的。

  太后见着,很是满意,就怕还要她磕头,伤了她的重孙子。

  宇文皓便磕了双份的,再去给父皇磕头,一通下来,十几个头妥妥。

  “你身子重,就别走来走去,在这里等到晚宴便是。”太后道。

  “是!”元卿凌坐下来之后,连忙就应道,她这一通走进来,差点没要掉半条命。

  “最近觉得如何啊?”明元帝也看着她问道。

  元卿凌如实回答,“回父皇的话,不怎么好,每天累得七劳八损,睡不好,吃不好。”

  “不能太娇气,每一个女子都要经受这些,别把自己想得太委屈,女子为母则刚,怀孕也没多辛苦,人人都是这样经受过来的。”明元帝说。

  刚你球!

  元卿凌不指望男人能懂得女人怀孕的辛苦,尤其,是高高在上的君王,她只能道“是。”

  老五不服气了,“父皇又没怀过,怎么知道怀孕不苦?”

  明元帝冷眼扫过来。

  气氛顿时剑拔弩张起来。

  “你怀过吗?你知道苦?”明元帝怼了回去,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这小子心里就来气。

  以前都没这种感觉,现在是看他哪哪都不顺眼。

  宇文皓反驳道“儿臣一直陪着她,夜里起来给她揉腿顺气,自然知道苦的,父皇,生儿育女是很了不起的事情,您不能否认母亲是伟大的。”

  明元帝冷笑一声,“伟大?天下间哪个女子不生娃?就非得这么娇贵吗?女子生儿育女是天经地义,怎么地?还得叫男人感恩戴德吗?”

  太后眸子挑了挑,淡淡地道“皇帝,老身耳朵有些不甚灵光,方才的话,你再说一遍,叫老身听得仔细一些。”

  明元帝连忙站起来请罪,“母后恕罪,儿子不是这个意思,您自然是不比其他人的。”

  太后哼道“老身就和其他女子一样,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才生下了你的,女子生育,一条腿都进了鬼门关,你说难不难?”

  太后火药味道很重,呛得明元帝直擦汗,“难,难!”

  若说其他,太后就不辩驳了,当年太后为了生他,真是差点要了一条命,所以,方才他这番话,太后就不同意了,还很生气。

  尤其,元卿凌怀着她三个重孙子,她如今就盼着生产的那一刻,可盼着,也害怕,皇帝竟说这般轻飘飘的话,怎能不叫人生气。

  明元帝讪讪地坐了回去,太上皇淡淡地道“嘴贱。”

  明元帝不满地看着太上皇,父皇太不给面子,有晚辈在呢。

  太上皇指着宇文皓,“你,嘴贱,顶撞你父皇做什么?”

  宇文皓不敢辩驳,只得噤声。

  太上皇开始撵人,把太后和明元帝都打发走,只留下宇文皓夫妇在殿中。

  明元帝走的时候,淡淡带看了宇文皓一眼,“你,跟朕到御书房去,朕有话要问你。”

  强权之下,宇文皓只能可怜巴巴地跟着去。

  元卿凌看着明元帝的背影,脑子里情不自禁浮现出一幅画面,是关于明元帝,扈妃和多宝之间的三角关系,随即呸了一声,污!

  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