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1章 压力加身

  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 www.xcmxsw.com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  但是宫中,竟渐渐有流言传出。www.sthuojia.com

  说这楚王府里头,严丝密缝的防守。怎么可能叫人动得了手脚?

  且楚王妃也没有中毒,可见并非是有人要害她。

  在这个节骨眼上。她出了事情,分明就是福分不够。甚至说,楚王也不是厚福的人,否则。怎会保不住自己的孩子?

  之前很多人心里都认为。楚王妃若生了儿子。那太子之位多半会落在了楚王的身上。

  可如今。情况忽然逆转,可见楚王府到头是要空欢喜一场了。

  这些流言,传到了明元帝的耳中,明元帝震怒,叫穆如公公去揪住传出流言之人。

  但是。揪出来又如何?这些流言。渐渐地就到了京中,如今人人都道,楚王福分不够。怕不是继承大统的人选。

  关乎皇储,京中的人实在是压抑得太久了,皇上迟迟没定皇储的人选,且纵观亲王,都还没生出一个儿子。不禁让人揣测,到底是不是宇文家有失天意?

  楚王妃是好人,先前救治过粥棚伤员,便是这般好福分的人,最后都福薄如此,兴许,就是被楚王牵连拖累的,毕竟,楚王就是宇文家的人。

  民间的流言是止不住的,甚至无法遏制,越压制越传得疯狂。

  这流言到了最后,竟然自成一个版本,那就是如果楚王妃这胎生不出活的婴儿来,就是天家不仁导致的。

  这看似是拥护了元卿凌,但是,那是诛心的罪名。

  这些话,宇文皓自然不敢告知元卿凌。

  不过,元卿凌就算知道,她也顾不上理会,她如今只管叫自己好过一点,呼吸畅顺一点,能多吃一点,力气充足一点。

  但是,这寻常的来都是奢求了。

  她甚至无法摆脱那种沉沉绵绵的腹痛,更无法好好地呼吸一口气。

  若若不是宇文皓和许多人陪在她的身边打气,鼓励,她只怕自己早就撑不下去了。

  她觉得病人真的是一点尊严都没有,想喝口水都没办法自己动手。

  一天,十二个时辰,二十四个,一分一秒都是难熬的。

  人家是掰着手指算日子,她是掰着手指算分钟,能熬过一分钟算一分钟的绝望。

  她饿,但是因为肠胃不适,她只能喝稀粥,已经两三天没碰着点儿油沫子了,馋得很,胃部一直处于一种的状态,伴随着那种沉绵的痛,再加上腰痛,胸口痛,呼吸不来,她觉得自己像一条搁浅在旱地的大肚子金鱼,除了张大嘴巴呼吸之外,什么都做不了。

  主持方丈表现出了空前的勤奋,日夜诵经,为元卿凌祈福。

  也不能说完全无用,至少,诵经两天之后,元卿凌的腹痛消失,虽还不能进食太多,却至少比原先好受多了。

  老夫人也是亲自过来,看到孙女这样,她忧心如焚,却没表现出来,坐在床边循循教导“生为女子,一辈子要过许多难关,但是最难的就是这一关了,熬过这一关,往后就没什么可再难到你,你只管咬着牙齿撑着,别松懈,别放口,若若要阻止你生孩儿,你就咬谁,哪怕是命运,你也要与之搏斗。”

  元卿凌红着眼圈道“孙女知道了,祖母放心。”

  老夫人不放心,但是表现得很放心,“祖母知道你

  是个顽强打不败的人,你马上要做母亲了,知道吗?期待这一刻。”

  “是!”元卿凌哽声道。

  老夫人温柔慈爱地给揉着她的头发,眼底包含宠溺,还有一抹隐隐未露的担忧与焦虑。

  安慰过元卿凌之后,老夫人拉了宇文皓出去,告知他阿权死在路上了,被人谋财害命。

  宇文皓早就料到,安抚道“祖母,这事暂不必再查,谁动手都好,往后总会清算,但是如今以老元为重。”

  老夫人很欣慰,对这个孙女婿十分的满意,却禁不住神伤,也不知道她能不能熬过这一劫。

  江宁侯夫人依旧用针灸为元卿凌减轻腰痛,且她也亲自设计了一个餐单,叫其嬷嬷给元卿凌做。

  其嬷嬷自然偷偷地拿去问御医,曹御医看了这方子,觉得略有些大胆了,但是如今也不妨一试。

  大家都有一种死马当活马医的感觉了。

  元卿凌叫宇文皓把手术室再消毒,且不许任何人进去。

  这手术室,严密封锁起来。

  不止手术室,整个楚王府,如今便是下人进出,也的接受盘问了,出去买东西,也有禁军跟着。

  明元帝甚至调派巡城军士,把楚王府重重守住,不许任何的闲杂人等进出。

  就连孙王妃纪王妃等人都不可以再来。

  纪王妃不能断药,所以,元卿凌命人给她送过去。

  纪王妃便叫人给元卿凌送了一个平安符,还有好几句祝祷的话。

  那平安符,也被禁军挑开,仔细查过,再叫御医看看有无浸泡什么药物,确定无事才给交到元卿凌的手中。

  到了三月十五这天,顾司也带人来了,说皇上有旨,加派防卫。

  京中所有人的眸光,都凝聚在了楚王府。

  楚王妃如今什么情况,多少有流传出去的,且三胎本来就极为危险,很多人都觉得,楚王妃这一次能捡回一条命,便算她自己本身的福分够了。

  流言也尘嚣日上,都在说皇家犯了天怒,才会一直无后。

  这流言最后形成了汹涌之势,滔滔不绝地席卷了整个京城乃至京城附近的州府。

  这流言可怕之处,是导致了京都和直隶地区都出现了好几处的乱祸,直指明元帝失了天信,失了民心,才至帝王家无后,要求改税政,增设惠民署。

  早朝之上,有许多官员纷纷上奏此事,朝中,民间,皇家,所有的压力,都倾注在了元卿凌的身上。

  元卿凌本不知道这事,但是,贤妃知道。

  贤妃心里着急,忧心如焚,如果元卿凌不争气,那楚王府肯定就要获罪,成为众矢之的,老五也没翻身之地了。

  所以,她左思右想,便以照顾王妃生子为由,求皇上恩准她出宫入府。

  明元帝如今对元卿凌生子一事是六神无主,想着贤妃好歹是她的婆母,且生育过孩儿,便准许她出去陪伴。

  宇文皓如今几乎是寸步不离地守着元卿凌的,除非是沐浴解手,否则,他基本都在。

  贤妃见宇文皓在的时候,不敢说那些话,可宇文皓走开,她就立马上前对元卿凌说话。

  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://m.cmxsw.Com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