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6章 弥月

  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 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  宇文皓叹息,“其实以后有没有小金库都不要紧,这不靖廷马上要来吗?本王总不能太寒酸。

  “那是,那是。”汤阳实现两边讨好,小算盘打得溜溜。

  大日子前夕,便开始排练明天的行程。

  首先,凌晨也就是子时左右,就得先给孩子剃胎发,称为贺弥月。之后宇文皓就要带着元卿凌和点心们太庙磕头上香,再给太上皇,太后,皇上,皇后磕头。

  做完这一切之后,便回静候府去一趟,这叫满月回门,走一个过场,得点红包吉祥物,放了鞭炮便回道楚王府,迎接各方来客。

 &emspshu29.cc;静候府那边也会摆下酒席,邀请静候府那边的亲朋好友,这事元卿凌早就命人去跟祖母说过,银子她来出。

  她知道祖母这些年的银子都被静候掏空了,再取不出多少来办一个体面的宴会。

  老夫人如今不善于行,元卿凌便把之前准备生产用的轮椅给送了过去,只等她满月出来再好好地为她做物理治疗,之后不管用什么手段,都得把静候赶走,让静候府慢慢地恢复元气。

  楚王府人手不足够的,本想跟孙王府或者齐王府借人,但是,明元帝不许,提前两天就派了内务总管带着几十人出宫帮忙。

  而日子里办事的规矩,也一应按照宫里的规矩。

  这就变得很正式了。

  元卿屏提前一天也过来陪着元卿凌,因为明天元卿凌的存在感也要比较强,主要的用作功效是陪聊。

  别

  小看了这陪聊,元卿凌作为一名不太懂得宫里头规矩的太子妃,明日又是那么正色的宴会,公主和诰命夫人等都来,这陪聊就得说点人家喜欢听的话。

  至于宇文皓的任务就更繁重了,陪喝。

  元卿凌知道他必须喝酒的,所以提前几天就让他服下护肝片。

  不过,宇文皓陪喝团队也有出色的人才。

  苏老表,鲁莽将军,王江,顾司,冷静言,一个个都是酒中英雄,能力战群臣的那种。

  其中,以苏老表最为出色,他曾试过连喝十余人,力保不吐之地,被民间封为酒国大将。

  王江擅长行酒令,如果席间要行酒令,他能叫一桌人喝到怀疑人生。

  鲁莽将军擅长烈酒,多烈的酒在他看来也是等闲,一口一斤烧刀子,直接吞,脸不红气不喘,十斤下来行动自然绝不走曲线。

  至于冷静言是用计策喝酒的,他的拖字诀尤其厉害,舌灿莲花说了大通,口水花喷喷,致敌人不战而降,毕竟再听他说下去,手里的那杯酒变成口水酒不说,举杯的手也会酸软疼痛。shu28.cc

  至于后备人选,还有孙王,汤阳。

  所谓宰相肚子能撑船,孙王肚子一看就知道大有作用。

  汤阳是真正的高手,内力高深,喝下去的酒,飞流直下三千里茅房潇洒走一圈,是真真的酒肉穿肠过。

  如此强势的阵营,只有一个目的,那就是要太子全身而退。

  毕竟,明天太子要开斋了。

  素闻太子自打太子

  妃怀孕之后,就不曾享受过幸福的生活,为此三番四次找曹御医麻烦,曹御医已经苦不,堪言了,他有什么办法?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他又不是女人。

  亥时左右,顾司带着一百禁军来到。布防巡逻由禁军和府兵联手进行。

  这自然不是头一遭,他们已经磨合过,非常愉快地合作起来。

  凌晨,剃头师傅就给点心们剃头发。

  经过一个月的吃奶奋斗,点心们的差距逐渐拉小,至少脸型看起来不差多少了。

  不过,包子的身子始终是壮健许多,其次是汤圆,小糯米比较瘦弱,但是脸也慢慢地胖了一些,骤一眼看过去,也不是说立马就能分得出。

  剃了头发,只留下脑门的一小撮覆盖着还能看到跳动的天灵盖,粉团似的娃儿,十分好看,尤其手舞足蹈的时候,恨不得把他们抱在怀中,狠狠地往脑门吧唧吧唧几口。

  就连宇文皓瞧见了,都看得痴了眼睛,道:“真好看。”

  他说着,看向元卿凌,忍不住过来抱住她,“元,你太了不起了,生了三个粉雕似的娃娃。”

  元卿凌也幸福地笑了起来,好看不好看,见仁见智,但是,做妈妈的总归觉得自己的孩子是最好看的。

  阿四稀罕得不行,抱着小糯米都不愿意撒手,一直对喜嬷嬷道:“嬷嬷啊,您看看,这眼睫毛都好看啊,这鼻子多好看啊,这嘴巴多好看啊,这两扇耳朵,就跟兜风耳似的,真是太

  宝贝了。”

  喜嬷嬷笑着道:“是啊,多好看啊,不过,不能再看了,准备要出发了,叫奶娘去。”

  孩子入宫,必须要带上奶娘,喜嬷嬷之前都教过规矩了。

  元卿凌今日穿着太子妃的朝服,大朵的八爪金线菊攀爬在红色的绸缎上,主图案是牡丹,牡丹是后位才能用的图案,太子妃是未来的皇后,所以,宫里订制的这套太子妃朝服,也就绣上了牡丹。

  喜嬷嬷巧手给她梳了一个凌云髻,两边各插金步摇,月子里头,虽然比较劳心,但是调理得很好,肤色红润自然,不施脂粉也仿佛上了一层蜜,眉目里是初为人母的喜悦与风情,比往日更添了丰韵雅致。

  宇文皓今日穿太子朝服,金银线错绣,云海图案中绣着飞龙在天,束金玉宝冠,发丝梳理贴服,往日鬓边有些毛躁的,如今都细细地压下。

  若不是瞧见那道疤痕,用温润如玉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,多了那道疤痕,眉目含威,倒是把武将的威仪都勾勒出来了。

  夫妇两人,这段日子都不曾好好打扮过,今日精致地一弄,都觉得像不认识对方似的,互相对视了好久,宇文皓伸手执住元卿凌的手,在她耳边轻声道:“今晚给我等着。”

  眼底,丝毫也不掩饰渴望的光芒。

  元卿凌本以为对视这么一会儿,他会说几句甜言蜜语,例如她很漂亮之类的,没想到是这么直白掠夺的一句话,屋中还有那

&eshu17.ccmsp; 么多人,真叫她羞得耳根子都发烫。

  “滚!”她嗔怒。

  这男人,什么时候才能懂得点儿风情?

  大家咳嗽,只当听不到,虽然声音并不轻,每一个字都清晰入耳。

  “车鸾准备好了吗?”喜嬷嬷出去问汤阳。

  汤阳道:“早准备好了,可以动身了。”

  太子和太子妃牵手走出去,奶娘抱着点心们走在后头,喜嬷嬷,阿四,蛮儿都跟着去,顾司带着禁军护送,一路浩浩荡荡,往皇宫出发。

  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