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29章 什么要求都没

  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 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  狄魏没有再说话,老泰山的性格他知道,如果再忤逆顶撞。他会反其道而行,到shu28.cc时候。那他就是一个大敌人。

  这么多年了,都没办法拉拢到他。如今眼睁睁地看他与宇文皓那边的人靠拢,狄魏明还真有些不甘心。

  所以他没走,留在这里看着情况。

  元卿凌大晚上的被请过来了。这一次因为太子妃晚上出门。宇文皓就有很大一条道理要跟着来了。

  不安全嘛!

  北唐的当朝太子。为太子妃提着药箱来到了朱国公府邸。

  狄魏明听得说太子也来了,便凉凉地道:“泰山。您看小婿没说错吧?太子肯定见缝插针的。”

  朱国公气怒道:“若能治好你老丈母娘,便是答应了他又如何?你今晚怎么那么多话?叫你走你也不走,净在这里惹老夫烦心。”

  朱家的人劝着国公爷。这狄魏明大将军得势多年,如今又是鬼影卫的主帅。朱家多少人都捧着他,不敢得罪他的。也只有国公爷当他还是当年的小子一样斥责了。

  大家都知道狄魏明有些刚愎自用,如果骂多了会有抵触心态。而国公爷年纪也大了,压不住他。怕最终养狗咬皱皮蛋蛋,那就是朱家之祸了。

  朱厚德领着宇文皓和元卿凌进来,众人出去迎接,喜嬷嬷因为还有点儿不舒服,有些头晕,就没跟着来了。

  宇文皓来了几次,都没见到朱国公,今晚托元卿凌的福,朱国公正儿八经地对他行了个礼,且是跪拜之礼,算是弥补了当时没有跪拜太子之礼。

  朱国公跪下了,朱家的人必定也都跪下,狄魏明一时脸色铁青,气不打一处来,可黑压压跪了一片,他自个杵着也不是个事,只得也跪了下来。

  宇文皓伸手扶起了朱国公,“不必多礼,国公爷快请起,都起来吧。”

  朱国公站起来,便马上看着元卿凌,拱手道:“太子妃,这么深夜劳烦您跑一趟,实在不好意思,今日您来的时候,老臣并不知道,还请您恕罪。”

  元卿凌没想到这位朱国公这般礼貌温和,之前本以为是老蛮牛一头的,她福身还礼,“国公爷快别这样说,我今日来得也冒昧,是听得府中曹御医说国公夫人患石淋之症痛不可当,我这正好有止痛药,便想着快送过来,国公夫人心存善念,造福百姓,让人敬佩,我若有办法断不能叫她老人家受苦的。”

  她说着,问道:“不知道夫人服药之后,可有缓解痛楚?”

  朱国公连忙道:“吃药之后就睡了,应该是好多了,她昨晚就没入睡,开始痛了,多亏了太子妃。”

  “缓解痛楚就好,她睡了的话那我就等会儿再进去看她。”元卿凌说。

  “不妨,现在去,现在去!”朱国公唯恐元卿凌反悔走人一样,连忙就说。

  “那……好吧,烦请找人带路。”元卿凌说。

  “老臣带路。”朱国公说罢,走在了前shu29.cc头,直接晾着宇文皓,一句招呼都不打。

  宇文皓也不介意,方才他行礼,只是表明对他太子之位的承认,没有其他意思,更谈不上要支持他的政见。

  宇文皓不着急。

  既然找到了突破口,不怕老匹夫不答www.shu17.cc应。

  大朱氏与朱氏姐妹也跟着一块进去了,朱厚德和狄魏明及其他朱家的人在外头招呼宇文皓。

  狄魏明神色不是太好,但是并未表现出对宇文皓的敌意,只是晾着也不说话,听朱厚德与宇文皓在聊天。

  元卿凌跟着朱国公和大小朱氏进去了房中,国公夫人还在睡,身旁有伺候的丫头。

  元卿凌上前瞧了瞧,见国公夫人纵然在熟睡之中,但是脸色已经苍白不已,额发濡湿,可见疼痛折磨得不轻。

  且脸上有轻微的浮肿,手脚也是,轻轻地压下去,许久都没弹上来。

  不过,她这伸手一压,国公夫人就醒来了。

  她睡眼惺忪地看着元卿凌,也没认出来,茫然了一下,朱氏便忙上前道:“母亲,这位是太子妃,她为您看病来了。”

  国公夫人听得是太子妃,便要挣扎起来行礼,元卿凌伸手压住她的肩膀,“夫人躺着别动。”

  朱国公说:“对,你躺着,方才我都给你行过礼了。”

  国公夫人虚弱地笑了,“哪里有代替行礼的?”

  “就有!”朱国公霸道地道。

  国公夫人皱起眉头,微微怪责,“你横蛮了?失礼了吗?”

  朱国公摇头,理直气壮大声地道:“方才在外头我就行了跪拜之礼,没有横蛮的,不信你问太子妃。”

  国公夫人温婉一笑,露出了慈祥温和的神色,对元卿凌道:“太子妃您别见怪,他素来是这个暴躁性子,若有得罪,老身给您赔礼道歉。”

  元卿凌笑着坐下来,“得了,夫人,这行礼道歉的,都说一个时辰了,我是来给您看病的,咱不耽误功夫,夫人,您得这石淋之症多久了?如今服药之后,感觉如何?痛楚还明显吗?”

  国公夫人深深地舒一口气,“如今可舒服多了,方才真是生不如死啊,得了这病有两三年了,偶尔就发作一次,一次比一次痛得厉害,痛起来是真不愿意做人啊,太子妃,今日若不是得您这药,老身真是熬不下去了。”

  元卿凌道:“夫人,这药只是暂时止痛,若药效过了,不服药的话还是会痛的,且听闻您现在是尿不出来是么?我会给您用消炎利尿的药水,若还尿不出来的话,就要给您插尿管了。”

  国公夫人不太明白元卿凌说的话,但是,这尿不出着实很折磨,她道:“尿不出来和这痛楚都不相上下,如今也是涨得要紧,可就是尿不出来,真折磨啊,都恨不得不活了。”

  狄魏明的夫人,大朱氏问道:“太子妃,您这药有用吗?院判都给开过利尿通水的药了,可这服下去也没用啊,反而憋得难受了,您若有把握才给药,没把握的话,是害我母亲再辛苦一些的。”

  元卿凌道:“有效没效,得用了才知道,我也说了,若真尿不出来,得导管出来,到时候可以暂时缓解难受,您是哪位?”

  元卿凌解释完之后,看着她问了一句,这人说话很不友善,得问清楚身份才好怼。

  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