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6章 真找上冷狼门了

  宇文皓皱起眉头,太子妃是可以换,前提是他不是太子了。

  他宇文皓的妻子。只能是元卿凌。

  “万一冷狼门接了这活儿,你有办法知道或者是阻止吗?”

  笑红尘道:“可以知道。他们派出杀手的时候就知道了,至于阻止……”她叹气。讥讽一笑,“不可能阻止的,至今冷狼门就没有完成不了的任务。只要收了银子。便是到了天脚底下都能给你把人头提回来。”

  宇文皓神色严峻。

  笑红尘看着他,“真确定你母妃要杀太子妃吗?”

  宇文皓沉声道:“今日在宫中我与她吵了一顿,最后她说了一句话,说我变成如今这般忤逆的样子都是老元害的,她说当初老元生孩子的时候。她就该当机立断。她说这话的时候,眼底充满了怨恨。那眼神让我不寒而栗。”

  “那她也没说要杀了太子妃啊,是不是你多虑了?”笑红尘还是觉得贤妃不至于这么不理智吧?杀了太孙的生母,影响多大啊!

  宇文皓看着她,眼里淬满了星星点点的不争和怨愤。“我若多虑了。会连夜过来找你?母子连心啊,我心里想什么。她知道。同样的她心里想什么,我也知道。如今父皇和太上皇都倚重老元,老元为皇家生了三个孩子,劳苦功高,明着来她不可能损得了老元一根毫毛,所以她只能暗着来,雇杀手是最方便的,红尘,这事你得费心点,不能掉以轻心,容不得半点闪失,经过之前两次,我如今是杯弓蛇影,如果是我猜错了固然好,可若不是,我们早做防备也没错。”

  笑红尘见他这般,也不禁替他黯然,道:“太子妃的事我肯定得费心,你放心吧,一会他们来了,我给你引荐引荐,他们都是杀手组织的头目,和我交情匪浅,你交代下去的话,他们肯定不会接这个活儿,如果有人找上来,他们会立马告诉你的,现在就看冷狼门那边了。”

  宇文皓点头,不无感激,“谢谢!”

  “你我之间,说这些客套话做什么?”笑红尘望着他,轻轻叹息,“难得见你过了点好日子,之前和王江鲁莽一块喝酒的时候,我们还说起往后应该就能平顺一些了,没想还是这么多的波折,难为你,也难为了太子妃了。”

  宇文皓握拳,冷峻地道:“天大的事,若是冲着我来,我都不怕,可偏都冲她去了,仿佛她跟在我身边就是为我挡劫似的,红尘,你说她有害人之心也就罢了,可她的心地其实比任何人都好,她是真正的胸怀天下,连我都没有她这样的胸襟。”

  笑红尘点点头,对元卿凌也是大加赞赏,“太子妃和往日真的是有很大的改变,她很好,值得你好好对待,珍惜。”

  两人说着话,不知不觉到了丑时,外头便响起了脚步声。

  笑红尘站起来,道:“你先在这里等着,我出去跟他们说说,再让他们进来拜见你。”

  “好!”宇文皓说。

  笑红尘便拉门出去了,过了大概两盏茶的功夫,便见笑红尘领着五个人进来,五人进来之后,便对宇文皓行礼,笑红尘一一介绍,他们多半是杀手组织的人,其中有一个是百事门的门主。

  百事门是专门刺探消息的,他们的密探渗入各个阶层,要调查事情很容易。

  几个杀手组织的首领都说没有接过任务要杀太子妃的,但是,百事门的门主却说得知苏答和在被流放之前曾打探过冷狼门,至于是否和冷狼门那边对接上了,并不清楚。

  这个消息,让宇文皓的心情一下子沉重起来。

  事实上,他多么希望能从他们的嘴里听到苏答和找过他们去杀元卿凌,这些组织都是可控的,最坏的打算也是只是破财挡灾而已。

  可冷狼门不一样,冷血的豺狼,凶狠,固执,残毒,不达目的不罢休,这是世人对他们的评价。

  高位者,只要听到冷狼门都会忍不住打一个寒颤。

  他对笑红尘道:“红尘,不管用什么方法,你帮我联系到冷狼门的人,或者帮我确定冷狼门有没有接了这活儿。”

  百事门门主道:“殿下,要知道冷狼门有没有接,不难,但是,如果接了,要他们放弃这个任务,则难上登天。”

  他拱手施礼,“先劳烦门主帮我打听到确实的消息。”

  “殿下放心,两天之内,定有消息,冷狼门接任务之前,都会先调查之后审核,确定可以接之后十天内会行动。”

  十天!

  宇文皓心底暗暗着急,时间很仓促了。

  将近天亮,宇文皓才回到王府。

  元卿凌睡得很沉,他坐在床边,凝望着她恬静的睡颜,五内焦灼,越发是这个时候,他便觉得自己无用。

  元卿凌感知身边有人,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,见他和衣坐在床边看他,有丝丝缕缕的血腥味道传来,她整个人就清醒了。

  “别起来,继续睡。”宇文皓俯身亲了她的脸颊一下,柔声道。

  元卿凌拉住手慢慢地坐起来,带着沉睡过后特有的沙哑嗓音问道:“伤怎么样了?”

  他抱着她,“没事,一点小伤。”

  “我看看!”元卿凌不放心。

  “不用,没事,你继续睡。”宇文皓拉住她的手,她吃痛轻唤了一声,眉头皱起。

  “怎么了?”宇文皓握住手腕,轻轻地伸直她的手掌心,看到手心里红了一大块,有一处还起了水泡,他眉头凝重,“怎么弄的?”

  元卿凌没有替贤妃隐瞒,“伺候你母妃喝药的时候,她打翻了药烫到的。”

  “故意的?”宇文皓眼底有森冷之色。

  “故意的。”元卿凌缩回手,看着她道:“她让我拿五十万两,我不愿意,她就生气了,说了一些难听的话,我怼了回去,你会生气吗?”

  “你不怼才生气。”宇文皓伸手抱她入怀,满心郁结,又心疼她。

  元卿凌坚持要看他的伤口,伤口包扎得很好,上了金疮药,伤口有一根手指那么长,也比较深,是他一脚踢在轱辘上,轱辘的辙断裂擦过他的脚造成的。

  元卿凌看过伤口的木刺都挑干净了,问道:“是笑门主帮你处理伤口的?”

  “是的,她都处理好了,很细致的,你放心。”宇文皓说着,想起她对女人的戒备,道:“你放心,笑红尘绝对不会对我有非分之想。”

  元卿凌为他缠回伤口,“我又不是每一个女人都会吃醋,我看得出笑红尘和你之间是很纯粹的友谊,而且,你不是说过,她有喜欢的人吗?”

  宇文皓笑道:“没错,你不会误会就行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