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8章 冷狼门的少主人

  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 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  元卿凌看着容月,淡淡地道:“容月,我都知道了。你就不必掩饰。”

&emwww.shu29.ccsp; “这和掩饰莫得关系,主要是我们光明正大。我们怎么会杀你?和你无冤无仇的,杀你干什么啊?”

  “冷狼门干的不就是买卖人头的事吗?有人给银子呗。”元卿凌道。

  容月笑了起来。“那就奇怪了,虽然你是当朝太子妃,可你的脑袋也就值那么几万两。这已经是顶天的价格了。但是我们到京城来,花掉的可是超过了二百万两银子,谁这么傻为了几万两银子丢出去二百万两?我们冷狼门又不出傻子,便当我们人傻钱多,可冷狼门杀手这么多。拿您的人头。还要出动四爷和我吗?”

  元卿凌听听觉得也是道理,“所以。四爷真的是为了老五来的?他真的有断袖之癖?”

  容月看了看门口,坐近元卿凌一点压低声音道:“以四爷如今的身份地位,这话本不该轻易说,但太子妃嘴巴是严密的。也不妨告诉你。四爷确实不喜女子,在直隶。他便有几位俊美公子伺候枕席。”

  元卿凌狐疑地看着她。“既然如此,为什么还要来找老五?他真要和老五在一起吗?”

  容月摇头,“不是的,他是欣赏太子,想和太子结交而已,太子妃放心就是,他威胁不了你,他既然欣赏太子,自然是希望太子幸福的,不会去破坏你们。”

  元卿凌觉得这说法不足以叫人信服,容月说得老五就是四爷的爱豆似的,四爷此番入京是为了追星,出手就是二百万两银子,但是,仔细观察他看老五的眼神,压根没有那种火热的光度。

  元卿凌在前生的时候追过球星,德国足球队的穆勒小哥哥,有一年穆勒小哥哥来广市友谊赛的时候,结束的时候她追着大巴车跑了三公里,疯狂地喊着叫着,鞋子都跑脱?了,摔倒在地上她还痴痴地看着大巴车屁股远去的方向,舍不得离开。

  但四爷对着老五的时候,是尴尬,不自在,眼神飘忽,哪里有什么欣赏爱慕的举动?

  而且,她如今想想,觉得四爷也未必有断袖之癖,他没娶亲,或者对女子没兴趣,是因为性子冷淡,他对任何人都冷淡。

  认识他到现在,唯一见过他眼睛发光的,就是在看到雪狼的时候,那才是真正的追星该有的狂热,就恨不得扑上去紧紧地抱在怀里好生恣意疼爱一番。

  但是对着容月严密的求生欲,她也挑不出错来,只得作罢。

  不过,元卿凌怀疑归怀疑,四爷还是贯彻始终,趁着她不上麻风山的时候,逮着她练武。

  当他了解到元卿凌真的一点武功底子都没有的时候,有些抓狂,像是跟谁赌气地道:“从根基扎起,扎马,容月,你盯着她。”

  他便进了亭子里喝茶吃点心,优哉游哉的样子。

  元卿凌今日还要入宫去见太上皇,却被逮在院子里扎马,且下蹲了一下下,就觉得受不住,叫苦连天,“四爷,我什么时候拜过您为师啊?”

  四爷不搭理她,容月在旁边解释道:“太子妃,拜师的茶喝过了,今日第一天练武,您按照四爷的吩咐也开始练了,从您摆出架势练武的那一刻起,您就是四爷的徒弟,冷狼门第二代传人了,四爷之前发誓过,这辈子只收一个弟子,所以,您日后等四爷荣休或者归天了,必须要接掌冷狼门。”

  元卿凌叫苦不迭,她虽然是倒了一杯茶,他也喝了,但是拜师宴哪里有这么简单啊?不是还要设下香案,告示天地吗?而且,她都不曾磕过头给师父,至于冷狼门第二代传人,这就算了,他们的工作有着本质的区别,她是跟阎王爷抢人,而冷狼门是给阎王爷送人头,她不要做传人。

  她哪里知道,这是四爷和容月商量了一晚上的结果,既然杀不得她,又不可解散冷狼门,只能让她成为冷狼门的未来传人,冷狼门不可能杀自己的门主,所以,十万两也可以名正言顺地退了。

  又因为如今苏答和已经死了,所以,四爷决定买十万两面值的冥币烧给他,不拖不欠了。

  四爷虽然觉得这一次的买卖亏大了,倒贴了二百万两银子,冷狼门也即将要送出去,但是好歹,在这“风雨飘摇”的局势中保存了冷狼门。

  元卿凌半蹲,握拳双手伸出,姿势在容月的再一百遍的纠正下,终于是合乎规格了,但是不过片刻,双腿颤抖,双手颤抖,全身颤抖,眼看就支撑不住了。

  容月摇头道:“太子www.shu28.cc妃,您这身子骨太弱了,以后若有危险,您怎么自救啊?您真的要努力地练功,也不求成为什么顶尖高手,起码得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啊。”

  元卿凌知道她说得对,但是,她从不曾习武,如何吃得了这种苦头?最重要的是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忙。

  但是,四爷要她练武这个决定得到了府中上下所有人的支持,尤其是宇文皓,他认为她的身体太差,学武可以强身健体,他往日就有这个打算,但是实在是狠不下心来让她吃苦,如今有旁人代劳,他自然是乐于举起双手赞成的。

  至于蛮儿阿四徐一汤阳等人,本身都会武功,认为学武并不辛苦,所以www.shu17.cc,过了一会,大家都聚在她的身边为她鼓舞加油。

  元卿凌看到大家殷切的眸光,软下去的膝盖又慢慢地绷紧,她没想到就这么扎马步都能这么辛苦,汗水浸透全身。

  到四爷松口让她可以稍作休息的时候,她如获大赦,双腿内八外八地胡乱走向亭子里,哆嗦得她怀疑人生。

  她喝了一大口水,便对四爷道:“四爷,这冷狼门的传人,我是不愿意的。”

  四爷慢条斯理地道:“叫师父。”

  “……”元卿凌看着一脸认真的他,“你不觉得,这事有些儿戏了吗?只喝了一口茶就算是拜师了?”

  “嗯,”四爷想了想,“确实有些儿戏了。”

  元卿凌忙道:“对,四爷是冷狼门门主,在江湖中地位超然,收弟子怎么能这么敷衍儿戏呢?所以这……”

  四爷打断她的话,下了决定,“那就来个正儿八经的拜师宴。”

  元卿凌一怔,正欲反对,容月在她耳边轻声道:“有拜师红包,大大一个,而且,冷狼门的少主人,往后冷狼门所赚的银子,您能随便花。”

  元卿凌眸子光芒一闪,反对的话马上吞到肚子里头去,从善如流地道:“要正儿八经地办一个拜师宴,这才对得住师父的身份。”

  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