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5章 安王妃醒来过

  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 www.xcmxsw.Com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  容月看着她,“为什么你觉得不可能?

  他的性子暴躁,且鲁莽张狂,连皇上都不信他。”

  元卿凌遽然摇头,“镇北侯我与他接触过,没错,他确实霸道横行,目中无人,也曾对我口出狂言,但其实越是这样嚣张跋扈的人,越是不屑与女人动手,更何况是一个手无寸铁柔弱的孕妇,他如果伤了安王妃,不是霸道嚣张,而是狠毒冷血了,他不是那样的人。”

  容月点点头,“其实我觉得也应该不会,但是我问过顾司,他说当时就只有他一人去过上弦月亭,除他之外,无人接触过安王妃,不是他还会有谁?

  总不会是安王妃自己打伤自己,而且,一掌下去,掌力这么惊人,也不是寻常人能做到。”

  元卿凌道:“真相如何,我不知道,只是我觉得不会是镇北侯做的,案子如今是谁在办?”

  “说是交到京兆府去了,太子办。”

  元卿凌那就放心了,“老五不会冤枉了他,定能查出事情的真相来。”

  容月看着她,忽然叹气,“其实你和安王妃一样,都是心善之人,只不过,安王妃没你聪明,也没你本事,才会落得一直被人欺负的下场,安王虽然爱重她,可那样滴水不漏的爱宠,还是没能保护到她,在府中受那汝侧妃的欺负,到了外头,还被人打得半死,她的命真苦。”

  元卿凌心里为她难受,“她如今还在宫中吧?

  想必安王不会愿意让我去看她。”

  “听说皇上提过,安王拒绝了。”

  容月道。

  元卿凌点头,表示明白,安王怎么会让她去看安王妃呢?

  她也担不起这干系啊。

  到了几近天亮,扈妃有些发烧了,元卿凌给了药,不敢再轻易离开,就在素心殿里头打盹。

  扈妃家的老夫人天亮之后进了宫,昨天扈妃生产的时候,本就去请老夫人的,老夫人去了佛堂祈福,所以今日才进宫。

  镇北侯被拘的事情,老夫人是知道的,所以进去之前,元卿凌便千叮万嘱,先别告知娘娘。

  老夫人遇事刚强,强忍了眼泪,进去看望了扈妃。

  扈妃刚退了热,人清醒了许多,只是因麻醉药过了,伤口疼痛,宫缩又痛,少不了是要跟祖母撒娇,还落了几滴眼泪。

  刚好明元帝也过来了,见她落泪,紧张得忙上前坐在床边为她擦拭了泪水,老夫人看在眼里,心里既高兴又难受。

  高兴的是孙女深得皇宠,难受的是那不争气的儿子又惹事了。

  元卿凌扶着老夫人出去,安慰了几句,“侯爷不会这样做,他是清白的,太子定能还他清白,您老人家就别担心,免得伤了自个身子。”

  老夫人听了这话,当场泪如雨洒,抓住元卿凌的手便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,“便连侯府里头,也无人信他是清白的,他这个人欺横惯了,没想到太子妃竟信他,老身是他母亲,知子莫若母,他是真不会这样做的。”

  元卿凌见不得老人家落泪,也怕她说话大声被扈妃听到,忙有扶着出去,叫人带去看十皇子。

  元卿凌坐在殿里头,德妃亲自过来给她送早饭,看着她淤黑的眼圈,心疼地道:“怎什么事都得折腾你一番呢?

  你这孩子也真是苦,本来昨晚的宴会就是给你举办的,结果你一口饭都没顾得上吃。”

  元卿凌挤出一个笑容来安慰德妃,“我没事,年轻嘛,扛得住。”

  “是啊,年轻就是好。”

  德妃不免也叹息一声,“也亏得扈妃是年轻身壮力健,否则真出了大事,可怎么办是好?”

  她见元卿凌倦容满脸,便打起精神来,道:“好了,不说那些了,快吃吧。”

  元卿凌确实也饿了,顾不得仪态,一顿风卷残云。

  明元帝出来的时候,就看到她像个饿狗似地吃着,不禁笑了,笑着笑着,又不免心头微酸,对刚要站起来行礼的德妃压了压手,示意不打扰她,便径直领人出去。

  贵妃宫中,安王妃醒过来一会儿,迷迷糊糊的,五脏六腑都痛得要紧,她知道自己孩子没了,却连哭的力气都没有,张大嘴巴眼泪从眼角滑落。

  安王看得心如刀割,抚摸着她的脸嘶哑地安慰:“没事,孩子没了,以后咱还会有,你没事就好。”

  安王妃看着他,眼底盈满泪水与悲痛。

  贵妃上前去,问道:“是谁害你,你见到了吗?”

  安王妃缓缓地摇头,几不可闻地道:“没……没看见。”

  安王不许贵妃再问她,怕她费劲说话会痛得愈发难受,便轻轻地用手指压着她的嘴唇,“不要说话,会没事的。”

  他不必问,因为镇北侯是从后面伤了她便走,她中掌之后,不可能看得到人,且证据确凿,镇北侯逃不了。

  阿汝也上前轻声道:“王妃歇着吧,御医说您会没事的。”

  她松开双手,手心里满是一片濡湿。

  安王妃缓缓地闭上眼睛,眉头却怎么都松不开,面容痛苦之色也褪不去,忍不住呻了几声,倒像是一把把刀子插入了安王的心里。

  安王揉着她的眉心,发誓般道:“你放心,谁害你,本王都要他遭千刀万剐之刑,镇北侯逃不了。”

  安王妃听得此言,眉心突突地跳了两下,努力睁开眸子看他,想告诉他,不是镇北侯,她虽没看到是谁,但她听到金玉之声晃动了一下,是女子的头饰。

  所以害她的人是女子。

  可她终究还是说不出来,漆黑围上来,她沉溺于黑暗眩晕之中,再连眼睛都睁不开了。

  安王双手掩面,竟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。

  阿汝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安慰,“王爷,您不必太过担心,王妃会没事的,她这么善良,又没害过人,上天也不忍心。”

  安王冷冷地甩开她的手,“这事你罪责难逃,御花园里那么多人,你为什么不叫人去传御医偏得自己丢下她在那边?

  你但凡着紧一些,不至于会出事。”

  阿汝悔恨地道:“是我的错,我不该丢下王妃在亭子里,只是当时我以为到底是宫里头,哪曾想有人会对王妃下手?”

  贵妃听得此言,道:“不管如何,那会儿她腹中疼痛,你实在不能丢下她一个人,还有,听阿彩说是你找王妃出去的,王爷与人在万园争执,你叫王妃去有什么用?

  她怀着身孕,你叫她去不是刺激了她吗?”

  阿汝忙跪了下来,“贵妃娘娘息怒,妾身当时确实是糊涂了,只是想着王妃那会儿在现场,她见证了扈妃出事的经过,想着王妃过去能解释清楚,没想过会出事,是阿汝的错,请贵妃和王爷责罚阿汝。”

  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://m.xcmxsw.Com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