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2章 还是去求元卿凌

  安王旋即起身,面目狰狞地盯着阿汝,把阿汝吓得踉跄退后一步,惊恐地看着他。

  安王出手扼住她的脖子,额头青筋暴现,咬牙切齿地道:“没错,如果王妃死了,一切于本王再无意义,你最好闭嘴,否则休怪本王对你不客气。”

  说完,他把阿汝推倒在地上。

  阿汝简直不能相信他会这样对自己,也不能相信他会这样说,这还是他认识的安王吗?

  他的雄心隐忍都去了哪里?为了一个女人,他连大业都不顾了。

  贵妃见状,也有些不高兴了,对安王道:“你这是做什么?跟自己人发什么难呢?阿汝也是为你好,这时候,总要有人保持理智,你伤了太子本就是不对,你父皇如今把他宠得跟眼珠子似的,你在这会儿伤了他,岂不是更让你父皇生气?”

  贵妃亲自把阿汝扶起来,安慰道:“好了,你也别太放在心上,他就是一时迷了理智,你去休息一下吧,伺候了王妃这么久,也累了,真够难为你的。”

  阿汝捏住衣袖,袖子上的刺绣深深地印住指腹,意难平,眼下却也只能把满腹不甘与辛酸压在心底,到底是一个将死之人,往后便不必在为她烦忧了。

  她看了寒冷若冰的安王一眼,轻轻点头,转身出去了。

  贵妃忍不住抱怨他,“你说你这是干什么?这事和她又没有关系,你冲他发脾气你王妃就能醒过来吗?大事还办不办了?”

  安王坐在床头,痴痴地守着安王妃,听了贵妃的话也是满心刺痛,抬起沉痛的眸子,语气也如火灼般疼痛,哽咽着,“母妃,若没了她,什么大业对我都没有意义了。”

  “胡说,你可以儿女情长,却不能忘记建功立业,若再胡说,母妃也不会再帮你。”贵妃厉声怒斥。

  安王笑得跌出了眼泪,“成亲那日,我便是这样承诺她的,终有一天,我要她带上皇后的宝冠,我承诺了她的事情,总得要做到,她若带不上后冠,我还做什么皇帝?已经失去了最大的意义了。”

  有朝一日,能坐在那九五之上,君临天下是他的梦想,可那时候若身边的人没了她,这份成功对他来说,已经不那么值得欢喜了。

  “情之一字,害人不浅啊,”贵妃见他伤痛,也不忍说他了,脸色缓和了下来,“你既然这般着紧她,为何不去请太子妃来一趟?太子妃对你有芥蒂,对王妃没有。”

  安王摇头,看着安王妃毫无血色的脸,“若今晚之前,兴许她还会愿意来,可如今便是本王求着她,她也不会来的,我伤了老五,也曾派人刺杀过她,她恨我都来不及,我不愿叫颜儿临了还要被拒绝。”

  贵妃上前执着他的手轻轻地拍了两下,“老四,母妃虽然觉得你对王妃过于重情未必是一件好事,但母妃会尊重你。”

  她沉沉地叹了一口气,看着安王妃道:“这儿媳妇虽然帮不了你什么忙,但是自打娶了她,眼见你是比往日高兴许多,母妃由衷地喜欢她,也是舍不得她去的,太子妃未必能救她性命,但是,你得去求,至少来日你不会后悔没有为她尽最后的努力。”

  安王犹豫了一会儿,道:“她未必有这本事,但是,儿子还是得去一趟。”

  贵妃道:“你不要亲自去了,她这会儿离不了人,母妃去求德妃,德妃与她关系好,德妃若愿意帮这个忙,那是最好不过的,又或者,去你父皇那边求一道旨意,叫你父皇传她入宫来,她是不敢违抗的。”

  安王却慢慢地摇头,“不,她恨死了儿子,叫德妃娘娘去请或者下旨意,她会来却未必真心救治,还是儿子亲自去一趟,她要打要骂,儿子忍着就是,叫她出了一口气,兴许还能换回几分对颜儿的不忍,会尽力救治。”

  贵妃见他愿意卑微若此,也不好说什么了,到底人命要紧,便点头同意,“你去吧,母妃替你在这里守着,紫金丹的药效怕是要天亮才消失,叫御医进来一同守着,若真到了要紧关头,母妃知道御医还有一道方子能暂时吊着一口气,你只管快去快回。”

  安王回头深深地看了安王一眼,眼底赤红一片,俯身去亲了她的额头一下,轻声道:“等我,我很快就回来。”

  阿汝就在外头,听到他与贵妃的对话,她简直都要疯掉了。

  等他吩咐了御医进去,阿汝再也忍不住了,拦在了安王的面前质问,“王爷你是疯了吗?你竟然去求元卿凌?她这会儿高兴都来不及,你去了她也只是看笑话,耻笑你,她不会来的,你何必去丢这个人?”

  安王眸子里有碎裂的冰渣子,“滚开!”

  “我不能让你去。”阿汝摇头,坚定地站在他的面前,“我不能让你去被元卿凌羞辱,元卿凌为人如何不说,可两面立场是摆在这里的,且王爷今晚才伤了太子,她怎么可能会来救王妃?阿汝敢跟王爷赌上这项上人头她不会来,王爷去的话,只会被楚王府的人欺辱,又何必呢?想必王妃也不愿意你这样委屈自己的,王爷你理智一点好吗?”

  安王一手拨开她,充满了不耐与怒火,“你走开,莫与本王说那么多废话。”

  本以为一手便能推开阿汝,殊不知,阿汝却岿然不动,还顽固地站在他的面前。

  安王微怔,“你……”她是会一些武功的,但只是拳脚功夫,方才他一推,下了重力,她竟然纹丝不动?

  阿汝情急之下只想拦住他,却不妨露了这么一手,她心底微惊却脸色不变,只依旧固执地道:“王爷,阿汝绝不能让你去,你相信阿汝,阿汝是为王爷着想的,阿汝做任何的事情都是为了王爷好。”

  安王盯着她,一颗怀疑的火苗在脑子里窜起,但随即被里头贵妃的惊呼声吓住了,“御医,快看看,她又吐血了!”

  安王眸子一沉,想也不想便吩咐了随从把守宫门,除贵妃和御医之外谁都不能接近王妃,吩咐完之后提气一起便跃过了阿汝,往宫外奔去。

  阿汝脸色一片惨然,疯了,王爷果然疯了,为了一个女人,他竟连尊严都不要了。

  她眼底充满了怨恨,猛地转身想要进殿去,却被随从拦住,“汝侧妃,王爷有令,除御医和贵妃之外,任何人不得进去。”

  阿汝握住了拳头,眼底迸出怒火,但听得贵妃不断地惊叫,她慢慢地松开,道:“好,那我便不进去。”

  紫金丹的药效一过,她就要死了,且不管她死不死,真相谁都不会知道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