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25章 他们会生分吗

  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 www.xcmxsw.Com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  太上皇不做声,这话,连皇帝他自己都不信。

  没错。如今朝中乃至天下臣民拥护宇文皓的人都很多,他们往后也会继续拥护他。爱戴他,甚至明贤们还会出书作诗歌颂宇文皓在当太子期间的杰出贡献。

  但是他们不会愿意接受一个带着生母污点的太子。尤其在有皇长子和皇嫡子可供选择的情况之下。

  贤妃弑杀太后,已经沾污了宇文皓被册封为太子的贤之一字。

  宇文皓可为北唐臣子,亲王。却很难再被尊为储君。

  这才是太上皇匆匆在乾坤殿过来的主要原因。

  殿中只剩下宇文皓。太上皇夫妇和明元帝四人,其余的皆在外头,殿中一时沉寂得没有一点的声响,连呼吸声都似乎被隐匿了。

  宇文皓跪在地上,道:“儿臣不贤。德不配位。请父皇废太子!”

  明元帝的眉心突突地跳着,他此刻真是想把贤妃千刀万剐的心都有了。

  后妃影响储君之位。这历来是有的,但是,从来只听说过后妃用尽各种办法把自己的儿子扶上储君之位,还没见过把自己的儿子拉下来的。

  真是骇人听闻的事情。

  “先遮瞒下去吧。你休得再提此事!”明元帝对儿子心里有愧。只能是千方百计先保住他。

  但是,母子一体。能护得多久?这事压根不可能瞒得住。

  宫中多少皇公大臣的耳目?

  先不说那些臣子。便说皇家里头,有多少人会揪住此事大做文章?

  明元帝头痛得很。

  太上皇显然也生气得很,他用了许多心血才把宇文皓培养到今天,终于当上太子,以为江山后继有人的时候,出了这事。

  把宇文皓扶上太子之位,他想过朝中许多的阻力,但是,因由褚首辅和韦太傅逍遥公等一群老臣,他认为宇文皓的太子之位开始会有些飘摇,可终究能稳固下来。

  谁想他有怎么一个坑儿子的娘啊?

  谁又想到,贤妃狗胆包天,竟敢刺杀太后?

  太上皇继续沉沉地道:“而且,此事起因是太子火烧苏家,皇帝,琢磨着办吧,这事追究起来,脱不了干系的人可多了。”

  明元帝不语,他知道,但是这事怪不了太子,从与冷家结亲开始,苏家就一直搅和风雨,他几乎都忍不住要下旨处置几个。

  太后寂然无声,之前被贤妃所伤,也顶多是痛心失望,但如今听了太上皇的话,她倏然而惊,浑身冰冷。

  她心里头再没半点怜惜苏家的念头了,只想着如何保住太子为上,至于贤妃,百死不足惜。

  太后并非心慈手软的人,能在后宫独霸这么多年,她自然有她的坚冷心肠,不过是因为贤妃是苏家的人,这些年才一味地纵容。

  太上皇让宇文皓先下去治伤,再回府。

  宇文皓心头一片的惨然,他磕头后离去。

  他知道母妃此番已经再无活命的可能了,他也不眷恋太子之位,只是觉得连番变故,生活已经颠倒了模样。

  出宫之后,没有直接回府,他不知道怎么面对元卿凌。

  他去了冷静言府中,冷静言摆下了酒,叫人做了几个小菜,宇文皓光喝酒,不吃菜,一连灌下了几杯,才对冷静言道:“我没带人来,麻烦你叫府中的人去告知老元一声,说我在这里,免得她担忧。”

  冷静言点头,出去吩咐了随身的小厮,叫他去楚王府通报一声。

  回来之后,看着一脸沉凝的宇文皓,问道: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  宇文皓双手撑着桌面,抬起头冲他悲凉一笑,“我火烧苏家的事情,你知道吧?”

  冷静言道:“怎么会不知道?此事闹得满城风雨,大家都在说了,是太后怪罪了么?你别太担忧,太后是个明白事理的人,过一阵子就消气了,苏家这些年的所作所为,太后是看在眼里的,只是那到底是娘家,一时伤心气愤是有的,别太难受。”

  宇文皓深呼吸一口,“皇祖母生气,我知道在所难免,在火烧苏家的时候,我就已经想过怎么去获取她的原谅,但,我千算万算,算漏了母妃会知晓此事。”

  他看着冷静言,眸子几近碎裂,“母妃刺伤了皇祖母!”

  “哐当”一声,冷静言手中的酒杯滑落,酒溅了一地,他震惊愕然地看着宇文皓,才扯了一块布擦拭身上沾的酒。

  冷静言自己收拾着地上的杯子,把碎片放置在一旁,善言如他,一时也不知道可以说什么。

  冷静言浮沉政界多年,知道这一次的局势并非容易拆解,也干脆不说,只陪着他喝酒便是。

  冷府的人去报了信,蛮儿回禀给元卿凌知道,与此同时,鬼影卫也前来告知宫里头发生的事情。

  元卿凌听罢,只说了一句知道了便进了屋中。

  她坐在椅子上,满室空荡寂寥,刚刚打开过门,冷空气一时挥之不去,冻得叫她手足冰冷。

  外头传来打更的声音,“当当当”,三更天了。

  这一天,好漫长好漫长啊,仿佛是过了一年。

  元卿凌觉得疲惫,又不愿意睡去,揉了揉眉心,烛光昏暗摇曳,墙上投下她的影子。

  她仿佛记得初初来的时候,凤仪阁里烧着大红烛,烛光摇曳,仿佛也是昨天发生的事情。

  她心中只害怕一件事情,那就是老五与她生了嫌隙。

  以前的元卿凌,让他失去了皇上的信任,让他声名狼藉。

  而如今的她,其实也让他失去了很多,她如今也不知道到底自己做错了什么,为什么贤妃会对她恨之入骨。

  分明她们心里爱着的是同一个人,同样希望他好的。

  又或者,像安王妃那样的人才好?看破不说破,只能暗中忧虑?

  听到隔壁小糯米的哭声,孩子们半夜里要起来喝奶,尿尿,但是很少哭。

  奶娘在轻声哄他,一会儿又转为安静。

  她上了床,拥被坐着,一直看着更漏,他还没回来。

  今晚怕是不回来了吧?他们都不知道怎么面对彼此了。

  贤妃刺杀太后,命途已定了,他的太子之位,也未必能保,起因是他烧了苏家而起的,他能责无旁贷吗?就算无人问罪,他的心能好过?

  元卿凌熟读历史,知道皇权社会里,皇家的尊严是不容挑衅的,更不要受刺杀太后了。

  她脑子胡乱地想了许多,想到如果老五和她生分了,他们过不下去了,她该何去何从?

  \m.du\ok\an8\.\多\看\小\说\吧

  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://m.xcmxsw.Com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