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33章 大局为重

  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 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  一会儿,太上皇进来了,宇文皓忙扶着元卿凌起来www.shu17.cc拜见。

  太上皇压压手,坐了下来,“两个都伤了,就都坐着吧。”

  瞧着两人脸上的一片惨然,太上皇道:“孤也不多说,一会儿皇帝会召见你们,他若提出,你们心里不管是愿意还是不愿意,都得答应,大局为重。”

  宇文皓轻声问道:“是废太子的事情吗?孙儿愿意,孙儿不在乎。”

  太上皇气结,“你不在乎,有人在乎,但凡有其他人在乎的话,你不在乎也得在乎,你父皇今日召集了群臣商议,就为如何保住你太子之位,你身居重任,有些委屈,不得不受。”

  宇文皓有些意外,“不废我吗?”

  还有别的什么办法?这事瞒不过去了啊,北唐的太子生母是个弑杀太后的妃子,那太子本身也就和叛逆脱不了干系。

  “按照你父皇的意思去办吧,孤还是那句话,大局为重!”太上皇说。

  宇文皓点头,“知道了。”

  太上皇看向元卿凌,眸子缓和了几分,“伤口还痛吗?”

  元卿凌可怜得很,“痛!”

  太上皇撇嘴,“痛就忍着,说给孤听,孤也帮不了你。”

  元卿凌委屈兮兮的,那您还问?

  太上皇起身出去了,没一会儿,穆如公公就亲自过来请他们二人到御书房去。

  元卿凌被搀扶着走,伤口虽然在背上,但是移动的时候拉扯了伤口还是很痛。

  宇文皓也被簪子刺伤了后背肩胛骨的位置,但是几天下来伤势已经没有大碍,但是知道这个痛法,所以一路呵护着走。

  到了御书房外,却见宇文龄也被人搀扶着过来。

  她容色憔悴苍白,看到宇文皓和元卿凌,她嘴巴一扁,泪水盈出,挣扎开宫婢的搀扶朝宇文皓扑了过来,投入他的怀中哭道:“五哥,母妃疯了。”

  宇文皓一手扶着元卿凌,一手抱着她,沉沉地叹了一口气,轻声道:“五哥知道了,没事,都过去了。”

  他扶着宇文龄站好,看着她那张伤情惨重的脸,脸颊和额头都有伤,额头的比较严重一些,没包扎,只是涂抹了药,红黑一片,她脖子是包扎着,但是白色的包扎带上染了血迹,他的心揪痛起来,这个妹妹自小天真烂漫,如今也不得不被逼着成长。

  “五嫂,你伤势要紧吗?”宇文龄握住元卿凌的手,她被抬下去的时候,仅存的意识便是听得众人惊呼,她知道母妃伤了五嫂。

  元卿凌柔声道:“我不要紧,没事。”

  她伸出手为宇文龄擦干眼泪,道:“好了,父皇召见我们,不知道有什么事,我们先进去吧。”

  “好!”宇文龄自己也胡乱擦了一下脸,擦到脸颊上的伤口,她丝丝地吸了一口气。

  穆如公公领着三人进去,却见德妃和褚后也在里头。

  除了她们之外,礼部尚书,执礼亲王也在,他是宇文家的大族长,皇家的玉牒都是他写的。

  韦太傅,逍遥公,褚首辅三位都坐在了太师椅上,一同齐刷刷地看向他们。

  明元帝居中坐着,神色肃穆。

  三人上前跪拜之后,也被安排一一入座。

  宇文皓看到这阵仗,心里明白了几分,脸色变了变,但是终究还是按捺下来沉默。

  明元帝开口道:“这几天宫里头发生的事情,朕就不再赘述了,大家都很清楚,眼下对北唐而言,是比较严峻的时候,朕于今年会大力推行商业,促进与大周的商贸往来,重收商业赋税以充盈国库,我北唐未来三五年,经受不起折腾,因此,太子之位,不可动摇,国本必须稳固,才可使得前朝后宫没有纷争。”

  他说话的时候,声音透着许多无奈和疲惫,从大年初一到现在不过是过去了短短的六七天,他整个人都苍老了许多,鬓边也染了白霜。

  为这个国家,他shu29.cc真是劳碎了心。

  “但是,”明元帝继续道:“太子生母贤妃失德,太子之位便有争议,北唐立储,需得皇子生母清白贤德,品行高洁,以保证日后后宫不影响前朝,外戚不乱政,而太子生母贤妃失德败行,所做之事,有违人伦,不能母仪天下为天下母亲的表率。,所谓天子犯法,与庶民同罪,朕决意追究贤妃所犯罪行,任何人不得求情,求情当同罪论之。”

  明元帝说这话的时候,看了宇文皓和宇文龄一眼,见两人皆是低头不语,便继续道:“但,朕方才也说了,北唐不能废太子,朕与列为臣工商议过,德妃无子,着太子与公主过继德妃,德妃即日起,晋位分皇贵妃,行副后之权!”

  此言一出,宇文皓三人猛地抬起头,便连德妃,都惊得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。

  纷纷一同看着明元帝,所谓君无戏言,这是说真的?

  宇文皓心里很是复杂,他并非不爱戴德妃,只是他已成年,生母还在,便要过继给德妃,岂不是……

  他不知道怎么形容此刻的感受,只觉得悲哀从心底里头漫出来。

  明元帝见宇文皓和德妃都是沉默一片,不禁愠道:“朕主意已决,不容反对。”

  德妃跪下,颤声道:“回皇上,臣妾何德何能当太子的母亲?”

  “你不愿意?”明元帝看着德妃问道。

  德妃摇摇头,泪水湿透睫毛,轻声道:“臣妾做梦都不敢盼有这样的福气。”

  “太子不愿意?”明元帝眸光冷锐地看向宇文皓。

  宇文皓觉得胸腔里头压不出一口气来,他艰难地看向德妃,德妃也看着他,眼底一样是说不出的复杂,但宇文皓看得出有期待,只是她不大敢把这份期待表现出来。

  他看向元卿凌,元卿凌握住他的手,在这个时候,他没有得选择,必须是要答应的,所以她轻轻地说:“太上皇说,大局为重!”

  宇文皓最终,艰难地点了点头,“儿臣,没有意见!”

  德妃掩面而哭。

  明元帝并没有松一www.shu28.cc口气,神色相反还更凝重了一些,对执礼亲王道:“劳烦皇叔修改玉牒。”

  执礼亲王起身拱手,“皇上放心,仪式今晚执行,本王回去便马上修改。”

  所谓仪式,就是下跪认母的仪式,若在往日可以隆重一些,如今便都一切简化了。

  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