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46章 父子吃饭

  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 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  元卿凌担心的就是这个,她泄气地问道:“为什么北唐会穷成这个样子?”

  冷四爷道:“民间倒是还好,只是朝廷在水利和镇北剿匪及对北漠战事上花了太多银子,加上这几年西北干旱,江南水灾多,自打皇上登基,国中就没有消停过,不过,太上皇朝的时候,也已经渐渐地吃紧了,因为太上皇退位前几年就开始兴农抑商,却连年失手,朝廷不仅没能收到赋税,反而还要贴补民生,皇上还算是励精图治的,否则一路衰败下去,北唐也没今日的景象。”

  元卿凌看着四爷,不由得敬佩万分,“您这实际上是从夹缝里头求存,竟也把产业做得这么大,了不起。”

  四爷道:“北唐先前富庶多年,民间也积攥家底,加上富商侯爵们都存下殷实的身家,再者人口多,各项需求大,只不过是朝廷没有利好的措施,若有的话,商业大兴,北唐早就繁荣起来了,太子这一次提出要振兴商业,道路是走对了,但是必定是得牺牲一些人。”

  元卿凌道:“谁愿意做被牺牲的那一个呢?”

  “看谁命不好吧?就像孟悦郡主那样,摊上个不好的老子,造孽!”

  元卿凌听得心情更加不好了,孟悦这丫头自打拜师之后,总是过来给她请安,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。

  而纪王妃素来足智多谋,但是她这一次面对的,不是外头的尔虞我诈,不是阴谋算计,而是当今皇帝的施政举措。

  那不是以她一人之力可抗争的。

  “有什么法子吗?”元卿凌问道。

  冷四爷看着放下猫,看着她道:“其实,皇家的公主郡主,看似风光无量,但是,自己的命运是最不能掌握的,尤其当如今国家处于要打破这种僵局的时候,她们随时都会成为牺牲品,宇文龄不也是这样吗?皇上对我的底细并未完全了解,就把公主许配给了我,孟悦是孙女,他怕是更不会在意,我只能跟你这么说,就算不是刘超,也会是其他人,你阻止得了第一次,阻止不了第二次。”

  和其残酷?但是又何其真实啊!

  从冷宅回去,元卿凌便在府中等到老五回来,跟老五说起了此事。

  老五道:“四爷说得对,父皇是会同意的,江南那边天高皇帝远,算是我北唐第二繁荣之地,四爷应该也有许多产业在那边,他熟知李家的情况,李家二公www.shu28.cc子怕真是那样心术不正之人。”

  “那怎么办?可有办法?”元卿凌紧张地问道。

  老五想了想,“你先别太过担心,就算大哥明日入宫去说起此事,父皇也定会派人先了解一下,起码得拖一段日子才能落实,我们还有时间可想办法的。”

  翌日,宇文皓便叫笑红尘派人到江南去,了解一下那个李超二公子,是否真的打死了人。

  第三天,明元帝传召宇文皓www.shu29.cc入宫,跟他提起了这件事情之后,有些叹息,“没想到孟悦都十二岁了,朕总是觉得她是七八岁的小丫头,一晃,也快到待嫁的年龄了。”

  宇文皓道:“父皇,孟悦年纪还小,不必着急着定亲吧?”

  明元帝伸手压了压,“十二了,定下来之后,再留个四五年也行,这个李超朕往日听人提起过,说是在江南一带做了许多好事,修桥铺路,救济穷人,开设学院让穷苦的孩子去识字念书,倒是积善之家啊。”

  宇文皓道:“父皇,李超是行善之人,不代表着他的儿子也有这么慈柔的心肠。”

  明元帝却道:“家风好,则子孙贤。不过,到底是郡主的终身大事,还是得要了解清楚的,你且派几个人到江南去一趟,看李家是否真的有大行善举,若查得属实,此事就这么定下来了吧。”

&emshu17.ccsp; 宇文皓知道如今不能说太多,便应了下来,“好,儿子明日就派徐一去一趟。”

  明元帝微微点头之后看着他,眸光似有些复杂,道:“留下来陪朕用膳吧!”

  此等殊荣,原先只有元卿凌有过,宇文皓有些意外。

  晚膳还行,四菜一汤,白饭任装。

  四道菜里头,两道荤菜两道素菜,熬的是鸡汤,分量都不多,但是摆盘很精美。

  明元帝问他,“要喝酒吗?”

  宇文皓摇头,“儿子最近少喝了,老元不喜欢。”

  “她为你身体着想。”明元帝道。

  宇文皓默默点头。

  气氛有些静默,父子二人很少说亲昵的话,往日在一块说的都是正事,真坐下来吃顿饭,想要唠嗑家常,却也无从说起。

  因为,家事同时是两人心头的痛。

  明元帝心里对这个儿子是愧疚的,除了处死他的母妃,还因为其实对老五的关爱是最少的。

  他非长非嫡,且自小懂事,摆在那里就算不费心思,也不会长成歪脖子树,懂事的孩子,总是让父母少劳心,也少放在了心上。

  到如今,宇文皓能独当一面了,而明元帝在面对逐日繁琐的政事觉得心神疲惫,心里竟开始对儿子有些依赖了。

  吃好之后,他放下筷子,屏退身边伺候的人,问道:“你母妃的事情,你可曾怪过父皇?”

  宇文皓擦了擦手,垂着眸子,“没有,母妃是咎由自取。”

  “朕给过她很多次机会。”明元帝声音似有唏嘘,“但是,她都没有握住,你说得对,她确实是咎由自取。”

  宇文皓眸子沉沉,这件事情他一直压在心底,不想提起,总觉得掩埋的日子久了,就能慢慢地忘记。

  如今父皇提起,他觉得心头那股难受劲又上来了。

  也就是在这一刻,他忽然明白了老七。

  老七对褚明翠是很失望的,正如他对说母妃咎由自取,觉得她的下场正确,但是心里太过失望还是会觉得痛,觉得难受。

  褚明翠死了,且是罪有应得,但是不意味着在老七心里能不兴波澜,因为他在乎过褚明翠。

  但好在,他和褚明翠之间只有曾经的夫妻之情,没有骨肉亲情的牵扯,想必,他很快就能忘记。

  “想什么呢?”明元帝见他一时失神,问道。

  宇文皓收敛心神,抬起头道:“想起老七和袁咏意,觉得他们其实应该在一块的。”

  “袁家那丫头,不是定亲了么?”明元帝想起那丫头来,还是挺喜欢的,不免也可惜了。

  “是啊,快成亲了,未婚夫是武状元陆源。”

  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