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59章 他亲自去看

  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 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  这人是车夫,当天晚上送他们家公子到河边,公子上了画舫之后,他就在附近四处走走。

  殊不知,看到一匹马迅速而至,那人是一身黑衣,下马之后在转角处脱了黑色衣裳捡起一块石头包住沉入河底,然后上了画舫。

  因记录上有留了此人的姓名地址,齐王就叫人把此人带过来问话。

  那人是商人王福家的车夫,他道:“小人一个月总会去河边几次,因为我家公子与一名姑娘相好,每一次都是小人送去的,公子上了画舫之后,因天气寒冷,小人不能干坐在一个地方等候,就会带上一壶酒,喝了之后四处走走驱寒,小人记得那天晚上冷得很,客人比较少,小人走了到门楼那边的时候,就看到有一名黑衣人策马跑了过来,一般小人是不会留意这些的,但因为他穿着黑衣,小人觉得有些奇怪,就多看了几眼,毕竟到这地方玩耍的人,都会极尽打扮一番的,当时他把黑衣沉入河底之后,就上了画舫。”

  “你可看清楚他的模样?”齐王急问。

  车夫摇摇头,“看不大清楚,因为他站的位置比较黑,不过,能看到他的拇指上带着一只玉扳指。”

  “那上了哪一艘画舫?”

  “应该是春娘的画舫。”车夫想了想,“也可能是眉娘,反正就是这两艘。”

  府丞正欲派人去问,却有人前来报案,说西苏河的春娘被发现伏尸家中,是画舫的妈妈发现的,除了春娘,连春娘的伺候丫头都死了,发现的时候尸体都发臭了,看样子死了有三天以上。

  齐王闻言,不禁泄气,好不容易查到点信息,却又在这里断掉了。

  宇文皓前后了解了一下,道:“人死了大概三天,也就是说,我们发现陆源的马之www.shu28.cc后春娘才被杀的,凶手对我们的调查方向了如指掌。”

  “五哥,我不明白,为什么当时凶手要上画舫?直接走掉不是更好吗?”齐王问道。

  “当时兵部已经带人追他,他带着伤走出去,一旦遇上追捕的人是跑不掉的,还不如干脆在画舫里头躲上一阵子,等风声过去了再离开不迟。”

  宇文皓叫人去春娘那边,再叫人把河里的黑衣裳打捞上来,看看是否有线索。

  春娘和侍女一块住,住在西河边上的一所民居里头,民居是租的,往日春娘在画舫里头接客,白天才回到家里睡觉,和周边的百姓很少来往。

  且大家都知道她是做什么营生的,一般不爱与她往来。

  画舫的妈妈说春娘有两天没来,当时还以为她来月信了,因为当天晚上接完客人之后,春娘就说肚子疼,许是要来月信了。

  画舫的姑娘来月信是休息的,妈妈因此也没催,只叫了其他姑娘顶替春娘。

  这种小画舫里头,一般只有一两个姑娘,最多也就三四个,但是因为春娘的相貌好,才情好,加上有固定的恩客,所以,这小画舫里基本就她一个姑娘,她没来上工,才会叫人顶替。

  妈妈到了京兆府作供,她说那天她没有在画舫,所以没有看到那奇怪的客人。

  妈妈对春娘也有些不满意,道:“shu17.cc自打傍了一位贵人之后,就总是隔三差五地要请假,这个月已经连续请了七八天,没想如今还出了这样的事,这可叫我怎么办啊?这画舫的银子还没还清啊,我当初就说,不能光用她一个人,如今好了,还欠着千多两的银子没还啊,怎办才好?”

  妈妈说着,就顿足抹泪。

  齐王听到这里,忽地心念一动,问道:“她这个月有七八天没去了?那这个月的初八,是否她在画舫上?”

  妈妈摇头,“民妇不记得了,要回去看看记录才知道,民妇有记下的。”

  “来人,带妈妈回去一同看,看看初八晚上,到底是不是春娘在画舫上。”齐王马上就下令。

  宇文皓给了齐王一记赞赏的眼神,他的心思算是缜密的了。

  宇文皓放心把这里的线索交给他与府丞,他则继续带人出去排查。

  不过,齐王虽然想到了一个重要的点,但是捕头带回来的消息却让他失望了,因为,出事的那天晚上是春娘在画舫上,不是那顶替之人。

  如今唯一的线索,在那沉在河底的黑衣裳了。

  捕头把衣裳打捞上来,那衣裳裹着一块大石头,包裹好之后用袖子扎住,反正若不是有大的洪流,基本冲不散。

  衣裳的布料很好,看得出并非是夜行衣,而是做的黑色锦袍,针脚细密,袖口甚至还有刺绣。

  衣裳的左肩膀上有一道口子,在底下浸泡几日,血迹没有了,衣襟处被割走了一块,相信是黑衣人用来包扎肩膀上的伤口,他躲在巷子里,应该就是在包扎伤口免得血液流下来被人跟上。

  料子好,有刺绣,既不是夜行衣,那可见他是随手取了衣橱的一件黑色衣裳穿上,再蒙上脸就出来了。

  换言之,整个盗窃计划,并非是蓄谋已久,而是临时起意的。

  “料子能追查到吗?”齐王问道。

  府丞瞧了瞧,“虽说是名贵的料子,但是这些料子很多绸缎庄都有卖的,很难追。”

  齐王陷入了一片惆怅中,看着这仅有的证物,聊可当无的口供,身高五尺八,带着玉扳指,黑衣裳,武功不错,能力战兵部几个人,还重伤了二人,最重要的是这个人被陆源认出来了,陆源对他没有防备,那必定是陆源认识且相信的。

  到底会是谁呢?

  齐王之前猜想过纪王,因为纪王的武功不错,身高也符合,但是以他的为人,要办这么危险的事情,绝对不可能亲自出手,他养着这么多人,随便派一两个去就行了。

  老四……莫非是老四?

  但是老四手底下也有很多人啊,为什么要自己犯险呢?

  一时,陷入了困局,齐王绞尽脑汁都没想到把这个黑衣人揪出来的办法,所以,想了想,便回府换身衣裳,自己到画舫那边走动走动。

  他太想要为陆源找出凶手了,或者说,他想帮袁咏意做点www.shu29.cc事,弥补心里的愧疚。

  他没带石锁,自己一人就策马去了西苏河。

  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