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63章 都累坏了

  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 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  他脑子里有些紧绷,想了一下,也不知道说什么,便问道:“陆兄弟好些了吗?”

  袁咏意看着他,轻轻地摇头,“不好,今天都没睁开过眼睛。”

  齐王见她难过得很,便安慰道:“你别太过担心,他会好起来的,他人好心善,上天不会这样薄待他。”

  “是的,大家都这样说,他真是一个特别好的人。”袁咏意轻轻地叹气,脑子里都是和陆源在一块时候的开心时光,他们一块打猎玩耍,也仿佛是昨天的事情,如今却就差点天人相隔了。

  “是的!”他喃喃地道。

  袁咏意没有帮他上药,而是倒了热水过来帮他洗脸擦手。

  她静静地做着这一切,娴熟得很,之前受伤的时候,都是她在旁边照顾的,那时候,他的心依旧为褚明翠悲痛难受。

  不过那时候,他也没有想过有一天,大胖会属于别人的。

  如果时光可以倒流,他一定不会那么坚持,那时候他并不知道原来对褚明翠的感觉是可以慢慢地变淡,到现在,几乎什么都没有了。

  他更不知道,在那些同甘共苦的日子里头,眼前这个女子会以这么强势的方式进驻他的内心,从此便再赶不走了。

  他就这样趴在床上,shu28.cc看着她袖口上的小朵小朵刺绣,她手背上的皮肤白而细腻,皮shu29.cc肤下能看到青色的血管,她的手会碰到他的脸,碰到他的下巴,动作那么自然,只是他的心却不能再那么自然了。

  那一刻他心里还是自私了一把,希望她能一直留在自己的身边。

  伺弄好了他,袁咏意轻声道:“你好好养伤,我明天再过来看你。”

  “好!”他鼻音有些重,许是一直趴着的缘故,飞快地抬起头瞧了她一眼,她刚好转身,他便这么痴痴地看着她离开。

  到了门口,她忽然回头,他猝不及防,马上把脸埋在枕头上,心里一片离落悲伤。

  袁咏意神情有些怔惘,顿了片刻,走了。

  在这一片乱局之中,宇文皓派去江南的徐一回来了。

  纪王也派人去查了一下,消息都是前后抵达京城。

  纪王翌日一早就入宫去了,说派去的人问过了,江南一带的百姓对李超家是赞不绝口,李家的二公子也是个知书达理,文才兼备的后生。

  明元帝听了,心里头自然是高兴的,这算得是一窝乱糟糟的事情里头唯一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。

  不过,宇文皓响午入宫,却传递了不一样的信息,说李家确实有富庶慈善的名头在外,可那位二公子却不是善茬,他骄矜跋扈,狠辣残暴,不止打死过府中的家生奴才,还叫人打死过外头与他作对的百姓。

  明元帝狐疑,“但是今日你大哥入宫禀报,却说派人调查得知那李家确实是积善之家,且那位李二公子也是有德之人,怎地你调查回来的完全不一样?”

  宇文皓道:“父皇,大哥派人去江南所调查所得怕都是粉饰过的,并不曾细查,父皇若不信,可再派人去查查。”

  “你这里说他打死过人,既是出了人命案子,岂能压得住?”明元帝下意识地倾向于纪王所说的,并非是他不信任宇文皓,而是他也渴望能与李家联姻。

  “有钱使得鬼推磨,那李超早就收买官府的人,指死者家属诬告,那死者家属如今还在牢里头呢。”

  明元帝闻言,拉下了脸,“你的意思是说,那李超也是不老实的?”

  “父亲爱子之心,难免会做些糊涂事,李超的为人,徐一并未仔细调查过,但那李二公子实打实地是个混蛋。”

  其实李超也不是什么善茬,但是宇文皓得一步步来。

  明元帝不免失望,虽然宇文皓的话不能尽信,但是事关郡主一辈子的幸福,明元帝还是不能冒险,道:“那此事就先搁置下来吧,朕再派人去查一下。”

  “父皇,大哥想为朝廷分忧,儿臣理解,但是郡主下降民间,自当万般谨慎,万不能出丁点的差错,否则这一辈子就毁了,按说大哥以父亲的身份去想,也该想得通透这道理,怎地就极力促成呢?”

  宇文皓也不怕得罪纪王,直接留了个悬念给明元帝。

  明元帝打发了宇文皓之后,想起他说的话来,又把纪王传召进宫里头痛斥了一顿,说他不配为人父亲,竟没细查就说要把女儿许配出去,大意妄为。

  纪王知道是宇文皓从中使坏,气得够呛,但是也不敢到楚王府大吵大闹,只回去找纪王妃出气。

  纪王妃要护着孟悦,眼下自然不敢得罪他,承受了他的一顿怒气,还被掌掴了几巴掌。

  纪王妃坐在妆台前,慢慢地用脂粉扑脸,遮蔽住那一道道的手指印痕。

  一个没本事,只懂得回家撒气卖女求荣的男人,不死也没用了。

  兵舆图失窃案与陆源被伤一案,头绪全无,调查了那么久,莫说抓捕,甚至连敌人的身份都没能调查清楚。

  宇文皓这个京兆府尹,自然在早朝上承受诘问。

  兵舆图是尤其重要的,此人若有谋反或者通敌之心,对北唐来说都是一个很大的危机。

  宇文皓被炮轰一顿,耷拉着脑袋离开了朝堂。

  整个北唐里最繁忙的官员,就是他了,这边被炮轰完毕,那边就得继续回衙门忙碌。

  眼下倒不是线索全无的,起码,那人与画舫的人接触过,也找人出面收买过西苏河上的船夫,眼下没办法,也只能是顺着这条线继续追查了。

  晚上亥时左右,他才拖着疲惫的身子从衙门里头回府。

  如今的楚王府人满为患,便是这么深夜了,屋子里头依旧灯火通旺。

  元卿凌还在陆源那边,如今伤势有所好转,已经开始鼻饲了。

  进门看到宇文皓瘫在贵妃椅上,疲惫得毫无血色,便吩咐人给他准备热水和吃的。

  宇文皓睁开眼睛,看到元卿凌缓缓走过来,他伸出手,“来!”

  元卿凌把手放在他的手心上,他便用力一拉,她整个跌在了他的身上,额头抵住他的下巴,被那那冒出来的胡茬刮得生疼。

  “吃了吗?”他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,沙哑得很。

  “没吃,叫人给你准备的时候,也备下了我的那份。”元卿凌撑起头看他,心疼地道:“累坏了吧?”

  “铁打的都熬不住!”宇文皓沉沉地叹了一口气,深邃的眸子注视着她,“老元,咱许久没说过话了。”

  元卿凌点点头,慢慢地坐起来,“是啊,兵荒马乱的,都顾不得说话。”

  自打贤妃死后,他们之间虽然讨论过shu17.cc,但是大家都没掏心窝子。

  到后来,她甚至觉得老五有时候在刻意地避开她。

  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