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96章 是您奉旨抄的

  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 www.xcmxsw.Com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  雪狼缓缓地趴下了,眼底的火红收敛,取而代之的是温顺乖巧的神情。

  元奶奶闻到冯若身上的血腥味道,艰难地说:“你放开我,快些去止血吧,若失血过多,是会死的。”

  被一头狼所伤,简直就是冯若此生最大的耻辱,虽然雪狼如今趴下,她却不敢掉以轻心,拽住元奶奶起身,掩护到她出去,才把元奶奶推了回来。

  她在帘子外头盯了雪狼一会,眼底杀意腾腾面上却也充满疑惑,怎还没毒发?

  好,就让你多活一会儿,若毒不死你,也定要杀了你,遂忿忿出去止血。

  元奶奶撑起身子抱住雪狼,又心疼又紧张,“中毒了,这可怎么办才好?那砒霜看着这么多,可真是要命啊。”

  雪狼却竖着耳朵,坐在地上把双手搭在在奶奶的肩膀上,十分得意,浑然没有中毒的模样。

  奶奶十分惊奇,抱着脑袋看它的眼睛,听它的心跳,竟仿佛真没有中毒。

  “你可能耐了!”奶奶高兴坏了。

  雪狼把头颅昂起来,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。

  “可不许再咬人了,若再咬人,他们倾全力对付我们,那我们的处境就惨了。”奶奶说。

  雪狼趴在地上,呜呜了两声,它当然知道,否则刚才早咬死那女人了,它是一头很睿智的狼,把人都咬死了,在这江中心怎么办啊。

  冯若出去告知了吴爷,说给雪狼下的毒毫无作用,雪狼没有毒发,反而咬了她。

  吴爷皱起眉头,“毒不死?看样子不是寻常的狼,你暂且也别招惹它,免得横生枝节,好在是养在府中的狼,没了野性,只咬伤了你便罢休,若是换做山中的野狼,你这条命未必保得住,既然威胁性不大,先别管,不许坏了大事,人必须要快些送抵西浙。”

  “知道了,等上了岸,”冯若刚包扎好伤口,眼底有怨毒的光芒,“我一定要宰了它。”

  “上了岸,你是吃了它炖了它都随你,只凭你的本事就是,眼下不能耽误事。”吴爷说完,转身而去。

  安丰亲王夫妇回到了京中后便直奔楚王府。

  宇文皓告知了全部之后,问起了当年的事情,“当年到底是何人冤枉了裕亲王?为何竟至满门抄斩的地步?”

  安丰亲王坐在正座之上,金虎就匍匐在他的脚下,温顺得像一只巨型的猫。

  他面容有几分沉郁,父亲的坟墓被人挖了,是个人都得震怒。

  但是他不着急说,只是叫人给金虎准备了肉,温柔地看着金虎吃完,才慢慢地道:“当年压根就和晖宗爷无关,是献帝重病时下旨赐死他的,当时晖宗爷已经被册封为太子,在宫中侍疾,是他宣的旨意,便以为是他主使的,当年本王也在宫中,见证了此事的经过。”

  宇文皓一怔,“献帝爷那会儿还在?不是说着是晖宗爷朝的事情么?”

  安丰亲王淡淡地道:“此事发生之后,前朝后宫一律禁止提起,史书也不许记载,靠人口述相传,自然有误,当年献帝爷还没驾崩,神智还十分清晰,下旨之时,内阁有两三位老臣在场,皇室中也有人在。”

  宇文皓听得这话,倒是奇怪了,“那按照您这样说,晖宗爷反而是为裕亲王平反的,宝亲王为何却要挖他老人家的坟?”

  就算是要复仇,也该是找献帝爷啊,不过,这话宇文皓可没敢说出口。

  “正如本王方才说的那样,很多人都误以为是晖宗爷的意思,晖宗爷登基没多久,便为裕亲王平反了,大家便以为他是粉饰太平,掩饰自己犯下弑杀叔父的罪名,晖宗爷确实是粉饰太平,但不是为自己,而是为皇家,当年的裕亲王,着实是有心谋反。”

  宇文皓大吃一惊,“真是谋反?”

  “没错,满门抄斩确实是严重,但是,对裕亲王来说,一点都不冤枉,冤枉的是陪他一块死的家人府臣门人等,这件事情在当时牵连很大,除了他之外,还有十几位朝廷命官被杀头,他们都参与了谋朝篡位。”

  “竟然这么严重?”宇文皓震惊不已,若说牵连了十几个官员一同被杀头,算是北唐开朝以来最严重的案子了,但是,此事竟然被遮掩了过去,史书记载,只是略略带过,最后甚至还平反了,说此案乃是冤案。

  “如此严重的罪行,最后怎么可能平反?那不是等同说献帝爷错了吗?”元卿凌在旁边听着,觉得很不可思议,晖宗爷为何要这样做呢?

  献帝当年下旨赐死裕亲王,做儿子的却去帮他平反,真是打自己老爹的脸啊。

  安丰亲王道:“正因为如此,所以晖宗爷当时对外也说是他的意思,他登基之后,为裕亲王一家平反,还顺带下了罪己诏,至于为何他要这样做,是有内情的,但这些内情和如今无关,和当时的案子也没有关系,如今不提也罢。”

  “换言之,宝亲王其实也不知道内情,否则他不会盗了晖宗爷的遗体。”宇文皓道。

  “不知道全部。”安丰亲王点头。

  宇文皓问道:“那这些年,就无人看出他的不对劲来么?”

  “他原先并不是这样的。”一直没说过话的安丰亲王妃,忽然出声。

  众人看着她,见她神情伤心多于愤怒,想起宝亲王是她养大的,想来,如今最失望最难过的人应该也是她了。

  “您的意思是说宝亲王往日并没有仇视晖宗爷?”元卿凌问道。

  安丰亲王妃缓缓地道:“当年献帝下旨把他们满门抄斩,旨意下达的那一天,裕王府一个姬妾刚好临盆,是我接生的,也把他们母子带走,因姬是没有名分没有封号,加上当时主办此事的是炜哥,因此我带走他们母子的事情便可瞒天过海,便是晖宗爷,也是事后才知道的。”

  “炜哥是谁?”宇文皓一时想不起来哪位老臣叫炜哥。

  安丰亲王神色淡漠地道:“本王!”

  宇文皓呃了一声,才想起安丰亲王名宇文啸,字有炜。

  “难怪他要见您,原来当年奉旨抄斩裕亲王府的是您。”宇文皓明白了。

  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://m.xcmxsw.Com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