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21章 陆源醒了

  宇文君和褚明阳搬到了褚家的别院里,褚明阳搬过去之前,歇斯底里地闹过一通,被强行捆上马车送过去从后门拖进去。

  送进屋中之后,刚松绑,宇文君就端着药过来了。

&emshu29.ccsp; 他是先进来的,叫人抓了一副药,加重了分量,务必要把她腹中的孩儿打掉。

  褚明阳看到他的那一瞬间,脸色大变,往后躲了一下,“你想干什么?”

  人都被宇文君打发到门外去了,他把药放在桌子上,努力用平静的语气说:“把药喝下去。”

  褚明阳看着那一碗浓黑中透着发红的药汁,热气腾腾中,见到他那张开始变得狰狞的脸,她下意识地捂住小腹,摇头,“不!”

  “喝下去吧,”宇文君的口气森冷,“你喝下去,对谁都有好处,何必背着这骂名呢?我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过,只要把这孩子打掉。”

  褚明阳仓皇摇头,“不,这孩子是太子的,他是真命天子,以后是要当皇帝的,你不能这样做。”

  宇文君眼底闪过一抹冷酷,“你知道吗?你说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父皇的,我都会相信,可你说是宇文皓的,我绝不相信。”

  “就是他的,是他的。”褚明阳扶住椅子靠背,企图躲起来,眼底有些狂乱,“我知道我们这样做对不起你,但是,我是真心喜欢他,求你让我留下这孩子,只要留下他,你要我做什么都愿意。”

  他慢慢地坐下来,屋中阴暗,只有窗棂投入几缕斑驳的光,照在他的侧脸上,显得阴郁而冷狠,“这事不能商量,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底线,我答应首辅不杀你,但我有一千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。”

  “你给我滚!”褚明阳惊慌起来,指着门口,“你走,你走,我不会容许你伤我的孩儿,你如果敢用强的,我和你同归于尽,我说到做到,你信不信?”

  宇文君眸光忽倏地闪了一下,冷冷地道:“好,这碗药你可以不喝,但是,你总得给我补偿,否则,平shu17.cc白无故我为何要当你腹中孩儿的爹?对一个男人来说,这羞辱比死更难受。”

  褚明阳脸上紧绷的肌肉慢慢地放松,看着他,“你想要什么?”

  “一百万两。”宇文君伸手抚平衣裳上的皱褶,“一百万两对你来说,不算什么,你可以拿得出来。”

  “你疯了?”褚明阳震惊得无以复加,“我怎么会有一百万两?我拿不出来。”

  宇文君阴郁的脸上慢慢地绽出一抹狡猾的笑容,“想办法啊,总有办法的,我给你十天的时间,十天之内若筹不到一百万两给我,那是你腹中孽种无缘来到这个世上,与我无关。”

  褚明阳怒极,“我要告诉祖父。”

  “尽管去,你羞辱了褚家的门楣,看他还愿意不愿意帮你。”宇文君冰冷地道。

  “宇文君,你欺人太甚!”褚明阳捂住肚子,“我不会给你银子,我也不会允许你伤了我的孩子。”

  “那就等着。”宇文君慢慢地站起来,转身出去了。

  门关上的那一瞬间,一碗药砸在门上,伴随力竭声嘶的怒吼,瓷碗碎了一地。

  陆家这天傍晚来了人,请元卿凌马上过去一趟,说是陆源醒来了。

  而且,传信之人一直强调,和原先的醒来不一样,他眼珠子会转动,还发出声音了。

  元卿凌马上带着阿四和蛮儿上马车去陆家,到了陆家之后,齐王竟然也在,他比陆家人都要紧张,竟不顾身份一手就拉着了元卿凌的手臂,“五嫂,快,快看看,我方才跟他说话,他应了我一声,但是现在又没反应了,你快看看。”

  陆家的人是对齐王的话将信将疑的,尤其是陆母,她失望过太多次了,每一次睁开眼都以为他要醒来,到了后来却是空欢喜一场。

  且加上齐王说的他们都没有亲眼看到,齐王过来陪伴的时候,没人在旁边伺候,除齐王之外无人看见。

  元卿凌轻轻地拍着他的手臂,“好,别紧张,我进去看看。”

  “好,好!”齐王亦步亦趋地跟着,神情还是十分紧张。

  元卿凌推门进去,有丫鬟在里头守着,见元卿凌进来便马上退开。

  陆源躺在床上,这时候眼睛是闭上的,元卿凌打开药箱取出听诊器,先听了心跳,之后翻开眼脸看。

  身边挤满了人,屏息看着,陆夫人靠在陆大人的身边,紧张得脸色发青。

  元卿凌检查着的时候,陆源忽然自己睁开了眼睛。

  只看这么一个眼神,元卿凌就笑了起来,松了一口气,因为那一记眼神,是有焦点的,定在了她的脸上。

  神情也有了细微的变化,似乎茫然,她伸手在他眼前移动,看到他的眼珠子也在缓慢地移动。

  “怎么样?是不是醒来了?”齐王紧张地问道。

  元卿凌回头看着众人,笑容从眼底里绽放出来,“没错,有苏醒的迹象了。”

  “真的?”陆夫人捂住嘴巴,呜咽从手指缝里流出,眼泪也顿时止不住了。

  “你们都先出去,别这么多人围着,我再给他做一些检查,不管是不是彻底苏醒,这都是一个大进步。”元卿凌说。

  “好,好!”陆大人忙往外撵人,“都先出去,出去,被杵在这里。”

&emshu28.ccsp; 齐王仿佛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身份,不该是最紧张的人,他跟随大家伙一块出去了。

  出到院子里,便看到袁咏意飞快地跑进来,她跑得很急,圆脸绯红,额头都冒出了细碎的汗珠,眼睛紧张地往里看,急问道:“是不是醒来了?”

  她停在了齐王的面前,黑眸里充满了紧张与期待。

  齐王下意识地想伸手为她擦去额头上的汗水,手伸出去之后,才记起如今他们的关系,尴尬地收回,轻声道:“还不知道,五嫂如今检查着。”

  袁咏意轻轻地呼气,伸手抚住心脏位置,眼睛看向那一扇关上的大门。

  陆夫人伸手把她拉了过去,四手交握,眼底濡湿。

  一炷香左右之后,门打开了,元卿凌提着药箱从里面走出来,大家迅速地围了上去,“如何?”

  元卿凌看着大家,微笑道:“是苏醒来了,但是他的身子还很虚弱,还不能说话,大家尽可能地被一窝蜂地进去,两个两个地进去,让他慢慢地认识一下大家。”

  “认识?他……他不认识我们了吗?”陆夫人一听,吓得脸色都白了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