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22章 红叶求见

  元卿凌道:“不是不认识,只是他经过长时间的昏迷,或许会出现短暂的记忆空白,慢慢来,急不得。”

  “只要活过来就行。”陆夫人两行泪水滑落,“不管记得不记得我们,只要活过来就好。”

  人分批地进去了,先是陆大人夫妇,进去坐在床边,痴痴地看着陆源垂泪。

  他们出来之后,陆家其他人也进去,到最后就剩下袁咏意和齐王了,两人对视了一眼,齐王轻声道:“本王就不进去了,你去吧。”

  袁咏意轻轻点头,“好!”

  她进去之后,坐在床边看着陆源,流着泪笑了起来,“还认得我吗?我是袁咏意,我们曾一块打猎,钓鱼,打架,还记得吗?”

  陆源看着她,眨了一下眼睛,眼底有光芒。

  袁咏意一下子就捂住嘴巴哭了起来。

  齐王在门外看着,然后默默转身走了。

  陆家的人都没挽留,大家都沉浸在狂喜里,甚至都没发现他走。

  晚上宇文皓回来得知陆源苏醒,大喜,马上便说要去看看他,顺便问几句话。

  元卿凌道:“你先不要去,现在问他什么都不会回答你,他就算能说话也未必记得,因为他脑部曾缺氧,脑部神经细胞也都受损过,等过一些日子吧,或许能记起来也不定。”

  宇文皓听不大懂,“你的意思是他失忆了吗?那以后能不能记起来?”

  元卿凌道:“不能预估,看情况吧,他能醒来已经是万幸,老五,这其实真是一个奇迹了,武状元到底是武状元,他的坚毅让人佩服。”

  宇文皓叹气,“虽然是高兴,但是如果能记起来我更高兴,宝亲王说不是他重伤陆源的,换言之,只有陆源才知道重伤他的人是谁,此人或许就是与宝亲王联系的人,所谓的那个北漠秦家密探。”

  “那没办法的,只能是等他记起来。”元卿凌知道他最近为这事着急上火,安抚道:“给他点时间,他能醒来证明上天是要把作恶的人绳之以法,一定会记起来的。”

  宇文皓在贵妃椅上躺着,伸手揉着太阳穴,俊美的脸庞大写的焦躁,“希望如此吧。”

  元卿凌绕到他的身后,“头痛吗?”

  “痛几天了,从后脖子一直痛到脑仁儿,脑袋都痛得缩成一块了。”

  元卿凌伸手给他揉压,指腹在发间摩挲,“好些了吗?”

  宇文皓抓住她的手,“你的手带了针吗?一揉下来很痛,像针扎一样。”

  元卿凌叹气,“你就是绷得太紧了,放松一下神经,要不明天别上班了,我们带孩子出去走走吧。”

  “不行啊,这千头万绪的,总要早日理出个头来,且宝亲王那边得再审,就这么判了,兵舆图又没找到,肯定会再起风波。”

  “安丰王妃可有去探望过宝亲王?”元卿凌继续揉着他的太阳穴,问道。

  “没去过,倒是叫人给他送了两顿饭,好酒好菜地伺候着,没让他受委屈,我本以为她会出面阻拦,没想到竟这么顺当。”

  “她是个明白事理的人,你依法办事,她不会阻拦你。”元卿凌说。

  “笑红尘的人说,看到红叶与她碰过面,不知道谈什么,她走了之后,有一个青衣人坐下来和红叶说话,这青衣人我派人调查过,在京中就是一个商人,没什么其他背景,且那一次之后,也不曾和红叶碰过面。”

  “这人怕是查不出什么来,红叶肯定知道你派人盯着他的,那人敢出来见面,想必不沾什么事。”元卿凌道。

  宇文皓若有所思,“他这一次亲自来,怕也是为了兵舆图,兵舆图的关键是宝亲王,所以他找上安丰王妃,安丰王妃拒绝了他的话,下一步不知道他会找上谁呢?”

  “总之,不会是我们楚王府的人。”元卿凌转过来,“好些了吗?”

  “好点儿了!”他一手抱着她,压入怀中,眸色肆意,“我确实该好好地放松一下了。”

  元卿凌翌日继续去了陆家,陆源进展不大,但是从眼神和表情可以看出他和这个世界并非隔绝了。

  元卿凌建议陆家找个中医大夫,为陆源做针灸,从中医的角度,针灸刺穴有一定的作用。

  又过了两天,陆源有了吞咽的动作,这实在是一大进步,这意味着继续发展良好下去,陆源可以脱离鼻饲的日子。

  这天从陆府离开,马车即将回到王府前的巷子便被拦下。

  赶车的是蛮儿,她掀开帘子对元卿凌道:“是那个叫红叶公子的人。”

  元卿凌微怔,顺着蛮儿掀起的空隙看出去,果然看到一抹红衣在风中飘然。

  红叶在车前施礼,俊美如玉的面容上挂着浅淡的笑意,“自上次一别,太子妃可好?”

  “很好!”元卿凌应道,“我有些忙,便不下车与公子打招呼了。”

  话里意思很清楚,叫他走开别挡道。

  红叶公子却仿佛不领会,继续微笑着道:“之前送贵府老夫人回府,她请在下得空到楚王府里坐坐,今日正好得空,便买了些礼物前来拜访老夫人,太子妃不会介意吧?”

  说着,他把手中的锦盒提了一下。

  元卿凌淡淡地道:“既然是老夫人邀请的客人,自然轮不到我说欢迎不欢迎,公子只管去便是,没必要拦下我的马车。”

  “到底太子妃才是楚王府的主人,太子妃若说不想见到在下,在下把礼物奉上之后就走。”红叶公子谦谦有礼地道。

  元卿凌看着他,“来都来了,进去就是。”

  说完,放下帘子叫蛮儿赶车走。

  红叶公子侧身避过,含笑目送马车往府门口驶去,然后轻轻地拂了一下衣袖,也跟着前往。

  元卿凌下了马车,他便刚好来到,站在元卿凌的面前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,“太子妃请!”

  元卿凌气结,这是她家,弄得她像是客人似的。

  偏生他脸上堆着微微的笑意与和善,叫人挑不出错来,“公子请!”

  她上台阶,红叶就跟着上,与她并排走着,看着十分熟稔的模样。

  进了府中,元卿凌便吩咐蛮儿,“去告诉老夫人一声,说红叶公子来拜访她,如果她身体情况许可的话,便到偏厅去见一见。”

  元卿凌其实不大想奶奶见他,所以,给蛮儿下了个暗示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