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28章 名单上的人

  这天,安丰亲王夫妇入宫去探望太上皇,同时告知太上皇,他们要离京了。

  换言之,他们不管这事。

  从宫里出来之后,也去了一趟楚王府告知。

  “这么快就要走了?”元卿凌很是不舍,安丰王妃人很好,盼着她在京中多留些日子。

  安丰王妃说:“过些日子再回来吧,如今这节骨眼上,实在不适宜留在京中,我也省得看一些跳梁小丑的路数。”

  元卿凌不解,“跳梁小丑?”

  安丰王妃只是淡冷地笑,不说话,而安丰王爷一脸的阴郁不快,元卿凌不敢问他。

  安丰王妃后来对宇文皓说:“你如何处置他都不过分,但是,不要追究家人,他们已经全部回了西浙www.shu17.cc,对此事也不知情。”

  “您放心,这事够不上连坐。”宇文皓shu29.cc道。

  安丰王妃微微点头,面容虽看不出表情,眼底还是有一丝悲痛浮现了出来。

  他们夫妇走了之后,元卿凌问宇文皓,“怎么回事?”

 &emwww.shu28.ccsp;宇文皓皱着眉头道:“朝中有一些人,拿着宝亲王的事来做文章,说宝亲王是有幕后之人指使的,夺走兵舆图的目的是要篡位谋逆,宝亲王只是马前卒,兵舆图没有丢失,而是被幕后之人拿走了。”

  元卿凌震惊,“谁敢这么说?这不是怀疑安丰亲王吗?”

  “是的,按照安丰亲王的脾气,听到这些话是该要炸了的,是老王妃劝着,才没发怒,最后决定离开。”

  元卿凌了然,“难怪方才看他老人家一脸的不高兴!”

  “所以,这件事情引起的是非实在是太多太多了,如果不早日定下,还不知道要生什么风波,要牵扯多少人进来。”

  “大周那边送来兵舆图了吗?”元卿凌问道。

  他轻叹,“没有,那兵舆图总共就两份,其中一份送了过来,另外一份则在大周摄政王的手中,而摄政王并不在京城,这是派遣到大周使者送来的最新消息。”

  难怪他这么矛盾纠结!

  翌日宫里商议,明元帝与内阁商议之后,听了一些不舒心的话,后便传召宇文皓入宫,发了一通脾气,让他抓紧找到兵舆图的下落。

  宇文皓回京兆府之后,又带着齐王再去私审了宝亲王。

  “我翻看了你所给出的全部口供,发现有些是对不上的,你说兵舆图本是要与北漠秦家交易的,但是,没有交易的时候兵舆图就丢失了,可你原先曾也说过,是北漠秦家的人偷走了兵舆图,既然还不曾交易,为何你却断定是秦家?”

  关了数日,宝亲王早没了昔日的儒雅,整个人显得苍老了许多,手脚虽没上铁链,但是一直关在一个光线不足的地方,他又不起来活动,因而便是坐在那里也觉得整个人伛偻许多。

  昏暗的光芒照在他的青白的脸上,眼皮无神地往上抬了一下,苦笑道:“当时,我并未想到有内鬼,我的身份又不曾暴露,除北漠秦家还有谁?”

  “你实在不像这么不谨慎的人。”宇文皓盯着他说,这计划一环扣一环,周密得滴水不漏,那么高明却阴沟里翻船?这个可能性太低太低了。

  他继续苦笑,“没做惯坏事,因此,只懂得部署出招,也知道要防着你们,可不知道防着身边的人,说到底是没有经验。”

  “你可有怀疑谁?毕竟能接近你密室的人应该不多。”宇文皓问道。

  “能接近我密室的人不多,但是我身边的人很复杂,许多人来路不正,这一两年里,我急需人手,所以并未一一细查,这也是为何偷盗兵舆图我要自己出手的原因,关键时候,我是信不过他们的,所以,你这忽然问我有没有怀疑的人,有,全部都有可疑,因为很多人虽然明着不能接近我的密室,私下却能够。”

  齐王在一旁听了这话,顿时生气,“所有人都有可疑,你这不是废话吗?糊弄我们呢?”

  宝亲王淡淡地扫了齐王一眼,冷慢了下来,“如果你觉得我说的是废话,就不要问,抓紧判了就是,如今对我来说,活着还不如死去,我既了无牵挂,又何必隐瞒?”

  宇文皓难掩眼底的疲惫与愠怒,“你也是姓宇文的,犯下此等忤逆之事,不觉得羞愧吗?冠冕堂皇的话不说了,希望你能配合一下,好好想想,给我几个可疑的名单,如果能找回兵舆图,也算是你戴罪立功,便是获罪死了,也不至于无颜见列祖列宗。”

  宝亲王听了这话,冷傲的姿态慢慢地放软下来,耷拉着脑袋,“给我一晚上的时间,我好好理一下。”

  “好!”宇文皓站起来,对齐王道:“我们出去吧。”

  齐王气愤得很,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跟着宇文皓出去。

  到了外头,齐王余怒未消,“他还摆出一副长辈的高姿态来,活像咱是去求他似的,可恨的是不能上刑,否则先给他一顿打,看他嘴硬到什么时候。”

  “他不是嘴硬,他大概也是没有头绪的。”

  “五哥,你信他?”齐王嗤了一声,“我才不信他,他肯定知道一些什么不愿意告诉我们,我看他的眼神就有躲闪的,不知道在护着谁。”

  宇文皓不这么认为,到了这节骨眼上,他隐瞒没有任何的好处,相反如果有共犯,供了出来,起码对他家人是好的。

  一天之后,宝亲王果然给出了一份名单,告知宇文皓,“这些都是我近身的人,我比较倚重的就是这几个,其中有两人不会背叛我,他们跟了我多年,剩下的那五人,因为武功高强,计谋高明,所以我相对地倚重一些。”

  宇文皓把名单交给了笑红尘,除了原先府中的那两人之外,其余的都叫她去查,毕竟大部分都是武林中人,笑红尘调查起来比较上道。

  笑红尘接过名单看了一眼,顿时愕然,“天啊,这宝亲王府底下可真是人才济济啊。”

  “怎么?都是高手?”宇文皓问道。

  笑红尘不无震惊,“岂止是高手,更有武林名门之后,你看这个陈大童,陈大童你可能不认识,但是他老子你肯定认识,就是武林中有名的铁拳门的掌门人陈树,他当年可是武林中排名第十的高手,又是一门之主,实家财丰厚,实在没必要让儿子出来卖命吧?”

  “如果不是为了银子呢?”宇文皓问道。

  “那如果要投明主,也不该是投他啊。”笑红尘摇摇头,“不合理,还有这几个人,都是武林之秀,我原本宝亲王府里都是黑道或者是卖命的人,没想到竟这么多名门正派的人,太子,这事绝对不简单啊,我可以肯定,他们绝对不是效忠宝亲王的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