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7、真是一家人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 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    这若说想知道阮小羽和柯醉玥私下里做什么,其实还是容易的。毕竟,身边有这么多的亲卫,若是叫他们去暗中观察谁的话,对方功夫再高,他们也有自己的法子,必然能成功。

    由此,想知道他们俩干啥,只需坐着听汇报就行了。

    阮泱泱嘴上仍旧在批评自己龌龊,但,听的时候她也挺来劲,那什么龌龊不龌龊的,好像就只是那么一说而已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就是为自己开解,已达到问心无愧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人在一块,倒真是全程精神交神之恋占据主导,在这世上倒是鲜少。但不得不说,这种精神之恋要更稳固。寻常来说,在精神上得到了共鸣,身体上的就无所谓了。”听完汇报,阮泱泱也不由感叹,她还是十分欣赏的。

    当然了,即便如此,这也需要时间来考验。有时候,精神上的共鸣也会遇到倦怠期。这若是倦怠了,就非常容易进入万劫不复的状态。一旦如此,那就永远不会回头,可比寻常的男女情爱要决绝的多。

    邺无渊坐在旁边,正在给她削水果呢。那是一双拿刀剑,杀人的手,如今削起水果来,倒也难不住。

    “听你说这话,我有一种被贬低的感觉。”就好像他和她的感情,就不稳固了似得。、

    “没,贬低你不就等同于贬低我了嘛。我就是在感叹呀,我那侄儿并非是无心,也并非是被仇恨占据蒙蔽了双眼和精神。一个人啊,进入泥www.jsshcxx.com沼很简单,但想从泥沼里爬出来,就不容易了。”主要是,阮小羽这小子太会遮掩,在她面前就永远都是一副乖乖宝宝的模样,他就不露真面目。

    “夫人所言,总是叫人听了深觉有理,但细想过后,就会觉着后背发寒。”她话语中的深意,才会让人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“干嘛这么说我我真是就事论事。”一看他那小表情,好嘛,她这传到授业解惑的威力仍在,瞧把他个吓得。

    这人脑袋一好使,想的就深,他可不自己吓唬自己。

    “嗯,知道你是就事论事。无论什么事情,你都有自己独特的看法。”和大部分人不同,所以,听起来就特别的深省。若仔细想,还有点儿后怕。

    “那是必然。我若与别人相同,将军还会被我迷成这样吗”这不是废话嘛,她和这个世界的人,自然不一样。当然了,很多时候,她不得不和这个世界的人www.zyxta.com一样,被当做异类,也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这还用说嘛,他喜欢她,那就是喜欢,和任何其他的东西都没有什么关系。但是,如此独特,自然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张嘴接过他送过来的水果,阮泱泱笑了笑,好吧,他说话就是好听,也的确是顺她的心,爱听。

    在这宅子里住了三五天,便要返回盛都了。

    邺无渊的假期也至此结束,因为他本来就该要尽快的回边关去,这在外面,已经停留的够久了。

    这回,阮泱泱回家,要把阮小羽和柯醉玥都带着。其实吧,总的来说,要带着的就是阮小羽。而柯醉玥,完全就是起到了护送作用。武功高强,经验丰富。

    还有二十余亲卫,一同护送。

    就在这处分别,邺无渊看起来也是非常想回家,不过,又实在是时间不允。

    他若回了家,非得在家耗上几天不可,这么许久没见到儿子,想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在车下分别,看得出他是非常不舍,又担心她身体,原本在边关效力的诸葛闲再次被派到她身边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这回我可不会再说走就走了,你何时回来,我何时在家。不过,还是说好了的,你自己说出口的承诺,得信守。”一脚都踏上脚凳了,她又回头说道。

    邺无渊扶着她一只手,看着她那十分认真的表情,他轻轻地点了点头,“我们各自信守承诺,若有失信,任凭对方惩罚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既然能放下这种话,那阮泱泱就放心了。这厮啊,也是被战争折磨的够够的,瞧他那渴望的小眼神儿,就知道他等不及的想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呢。

    另一手在她的小腹上轻轻地抚了抚,随后托着她手的手臂用力,示意她上车吧。

    借着他的力道踏上车辕,之后进了马车,里面布置的非常好,一切都以柔软为主,生怕她磕着碰着。

    马车外,阮小羽和诸葛闲分别在两侧骑马而行,护驾似得。即便这种配置,邺无渊其实也不太放心。

    她有的时候会在马车里睡觉,真睡着了,马车行路不稳,很容易撞着她。

    队伍出发,速度不快,浩浩荡荡的,前后人马加在一起,超过四五十人。

    邺无渊直至看着他们走远,这才启程出发,走的是另外一条路,以快为主,烟尘一过,踪影全无。

    前往盛都,走的非常慢,若是以邺无渊他们那种行路速度,其实一天一夜也就到了。

    花了三天的时间,才回到盛都,一路的朝着将军府而行,这城里是真的热闹。

    盛都的繁华是别处无法复制和模仿的,没有来过此处的,来到这个地方,真的会让人耳目一新。

    这的确是阮小羽第一次来到这里,东夷的都城也是繁华的,但与盛都却是有着分明的区别。

    到了将军府,车马直接进入府中,下人早就前来迎接,整整齐齐的等候在那儿,这待主人下车呢。

    马车停下了,阮泱泱还真是等了好一会儿才出来,阮小羽也已经快步的走上了马凳,等着扶里面的人出来。

    一只手先出来了,阮小羽准确的抓住她的手,之后把她扶出来。

    为什么出来的这么慢是因为阮泱泱在马车里睡着了。

    数个软枕,把自己这左右前后都给护卫上,马车行走,不碍她睡觉。

    见着了女主人,等候的下人可不跪一地。这女主人上回离开将军府时,那可是走的惊心动魄,可不是把这府里的人都偶吓得够呛。

    不过,完好无损的回来,这可就是大幸了。不然啊,他们这群下人,可就成了炮灰了。

    “都起来吧。”看了一眼这些跪了一地的下人,阮泱泱轻声道。现如今,他们迎接她,跟迎接邺无渊是一样一样的,根本就不敢有任何怠慢。

    下人陆续的起身,但仍旧是低垂着头。这边阮泱泱也在阮小羽的搀扶下走下了马车,他还是那乖乖的模样,就是个聪明伶俐的小辈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咱家了,一会儿你到处去瞧瞧,除了天权阁,你想住哪儿就住哪儿。不过,当先最主要的,还是得看看你弟弟。唉,你都这么大了,居然还有个流口水的弟弟,有没有觉着自己吃亏”看向阮小羽,她这侄儿这年纪了,还当哥哥,换做她,她肯定觉着吃亏。

    “那倒是不会,而且,侄儿十分期待见到我这弟弟。”阮小羽倒是没所谓,而且,对自家有血缘关系的,他反而是显露出别样的亲近。

    “那走吧,肯定听见咱们回来了,那头都给抱出来了。”扯着他就走,她也着急啊,想自己儿子,但凡闭上眼睛,梦里都是他。

    往开阳阁走,果然,诚如阮泱泱所说,都没走近呢,便瞧见那一行人,簇拥抱着脑袋顶竖着化妆刷一样的小辫儿的家伙,过来了。

    果真是一眼便瞧见了自己的儿子,阮泱泱弯起眉眼,多余的话都不用说了,就是高兴。

    “我的蒙奇奇。”唤了一声,脚步也加快了,阮小羽立即跟上。

    那边,嬷嬷抱着那小家伙也加快了几步,这两方相遇,阮泱泱就张开了双臂。

    嬷嬷把那小家伙送到阮泱泱怀里,她托抱住了,不由哎呦了一声,“长胖了,抱不动了。”真的是长大了,这会儿抱着他,都www.whhryl.com不用去托着他后脖颈了,他上半身力量见长,自己可以撑着了。

    而且这小模样,和那时有些差别,这大眼睛双眼皮的,虽是不符合这古代单眉细眼的主体审美,可贼精神啊。

    那两个小脸蛋儿,鼓鼓的,挤得那小嘴儿小鼻子就更袖珍了。

    “小羽,来看看你弟弟,像不像咱们俩”阮泱泱抱着他看阮小羽,就这么一转头,他这小爪子就上来了。抓她头发,那小爪子还挺有劲儿。

    被扯头发,疼了,阮泱泱倒是没怎样,反而还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爪子,挺有劲儿。”微微歪头躲,他这小爪子抓的紧,她那几根头发完全没挣出来。

    阮小羽轻笑,一边动手,把蒙奇奇那小爪子给拿了下来,顺势解救了阮泱泱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是像咱们家人,瞧这双眼睛,透着亮呢。”一看啊,就是那种特别机灵特别调皮的。

    “来,抱抱。你弟弟这重量,着实够可以的,我离开了这有三个月了吧,他就重成这样了。”转手,把这小家伙往阮小羽怀里送。

    这小家伙长大了,结实了,由此,想要抱他的话,就比他之前在襁褓里时要容易的多。

    阮小羽接过来,别说,抱得还挺好的,那托着的姿势,十分像样。

    阮泱泱动手把自己的头发丝儿弄了弄,这也就是他,换了旁人敢这么抓她头发,那爪子都得被卸掉。

    “夫人。”小棠和小梨过来了,俩个小丫头微微噘着嘴,受了大委屈的样子。

    可不就是受了委屈嘛,阮泱泱那时说走就走,这第二天,亲卫察觉了,她们俩险些被当成了什么大罪人。

    “成了,别哭。这回来的路上我还想过呢,也该给你们俩找婆家了。”一手一个分别拍了拍这两个丫头的脑袋,阮泱泱叹道。

    她们俩还噘着嘴呢,但一听这话,又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黄姨,这些日子辛苦您了。对了,这是我家的侄儿,失散很久,如今终于把他给带回来了。”黄姨那可是尽心尽力,看守着蒙奇奇,所有一切的下人都在她眼皮子底下呢。

    有她在,阮泱泱自然是放心的,这整个将军府,除了小棠和小梨跟了她很多年,她了解她们值得信赖之外,也就只有黄姨与姑奶奶最让她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夫人回来便好。”黄姨说了一声,之后面对着阮小羽屈膝请安,之后才叹道:“少爷与夫人不愧是姑侄,真像。”

    “是吧”阮泱泱的表情是颇为骄傲,长得像她,漂亮着呢

    其他几个人也各自小心翼翼的去看阮小羽,他这会儿抱着那小家伙,这么一看,猛然间发现,他们俩瞧着更像。

    尤其是眼睛,简直可说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这血缘啊,就是如此奇妙,解释不清,说不明白。

    缓缓的往开阳阁走,阮小羽一直抱着那小家伙,这家伙不认生,谁抱着都行。

    而且,他好像对阮小羽挺感兴趣的,伸手,总想试着去摸阮小羽的眼睛。

    阮小羽笑眯眯的,眼睛特别好看,他那小爪子就试探着往上抓。不过吧,也不是愣生生的直接往上戳,往上抓,还带试探着,想瞧瞧阮小羽会不会生气。

    “看,你这弟弟和谁都能玩一块去。正好你回家了,没事儿啊,给我看孩子。打从今儿起,这就是交给你的任务了。都长大了,得来个弟弟,你得好生稀罕稀罕。”阮泱泱歪头看,她也挺乐。这是纯正的血脉相连,用刀都砍不开的那种。她是个潜意识里就比较护短的人,但凡是自家的,她都护着。

    这自家的,如此和乐,她可不开心嘛。

    “姑姑放心吧,这任务交给我啊错不了。弟弟不是喜欢动物嘛,咱可以这就张罗起来了。那么多的钱,留着它也不会下蛋。”阮小羽点了点头,这活儿他应承的特别爽快,可见是开心的。

    若不然,就凭借他的鬼精样儿,不想做的,那还不得偏着绕着闪躲过去。

    “嗯,没错。人啊,得有这种精神,千金散尽还复来。当然了,不止千金,还有别的东西,都一样。”阮泱泱抬手拍了拍阮小羽的后背。这孩子遭了罪了,可是,都过去了。现如今,可重新开始,这也是好命。毕竟,世上有多少人,能得个重新开始的机会呢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