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6章 真假血玉!

    洛河伸手抚了抚额。

    他守约将中东的势力还给了海茵家族,没想到海茵家族却反将一军,想要将暗龙在中东的势力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“右掌事,咱们要不要去一趟中东?海茵家族欺人太甚,咱们可以趁他们根基不稳,重新夺回中东的掌控权,然后将他们全都捂死在那儿。”

    洛河的目光落在了海薇身上,见她唇角勾起苦涩的笑意,蹙眉道:“你先出去,容我想想。”

    黑衣女人看了沙发上被欺负得狼狈不堪的海薇一眼后,咬牙道:“右掌事,这个女人是海茵家族的嫡长女,曾经更是那个家族的继承人,暗龙与海茵之间隔着化不开的恩怨,您跟她走的太近,会给你带来灾难的。”

    洛河冷睨着她,一字一顿道:“我的事不用你管,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。”

    待黑衣女人离开后,海薇撑着胳膊缓缓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仰头看着他,撕声道:“虽然我被海茵家族逐出了家门,但我身上仍旧流着海茵一族的血液,我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我的族人,

    洛河,如果你执意要对付海茵一族,还请你不要招惹我,不然到最后一定会伤人伤己的。”

    洛河深深看了她一眼,踱步朝门口走去,边走边道:“给我点时间,我会处理好这些事情,绝不会让你为难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海城市博物馆再次举行了一场盛大的鉴宝大会,决定对那块玉玺进行第二次检验。

    这次官方邀请到了国内外数个专家共同对玉玺进行鉴定,誓要分辨出真假。

    对比,杨丽是没有多少担忧的。

    来再多专家又能怎样,谁见过真正的玉玺?谁能真正分辨出真与假?

    到时候迫于压力,他们还不得乖乖站在她这边,谎称那玉是真的。

    倒是江酒,她有些迫不及待地看到她灰溜溜的模样了。

    仅仅三五天时间,她就不信那女人能翻出一块真的玉玺。

    今日她不出面抢她风头也就罢了,她若敢出面,她便让她出了这博物馆的门就直接进监狱。

    “各位,前几天外界对找回的玉玺存有疑惑,许多人都在质疑玉的真假,今日我们请来了国际上十位最著名的鉴宝大师,

    如果他们一致认为这玉是真的,还请大家别在以讹传讹了,对国宝不敬,就是对千百年前的先祖不敬,这是要摊上因果的。”

    博物馆负责人说出这番话后,得到了所有人的支持与赞同。

    接着,就是繁琐的鉴宝工作。

    十个专家围着那块血玉足足研究了半个多小时,这才给了结论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年长的专家开口道:“这块血玉确实是真的,我们都认为是真的,至于那些质疑的人,大抵是没安好心,希望大家不要轻信传言,将到手的真玉玺给毁个彻底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年长的专家附和道:“不错,这块玉玺确实是真的,权威鉴定,不会出任何差错,所以请大家放心,咱们的国宝真的回来了,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那老专家开始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大家见他这样,也都为之动容,纷纷坚信这块血玉就是玉玺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几位专家的判断,他们说这是真的,就一定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这是咱们华夏传承的根本,咱们不应该质疑的。”

    “江酒呢?那个大放厥词,说这块玉是假货的江酒呢?”

    “那女人应该是没脸见人,所以索性不露面了,但她几天前的豪言咱们可都还记得呢。”

    “别以为不现身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,她口出狂言,差点污了迟暮大师的名声,该严惩。”

    “对,该严惩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确定这玉是真的么?”

    后台传来一阵清冷的女声,下一秒,江酒从阴影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挑眉看着台上十个老专家,唇角带着笑,可脸上却没什么表情,眸中更是冰冷一片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老了,做出什么糊涂的判定也实属正常,我奉劝各位再仔细瞧瞧吧,别一把年纪了,还将自己的名声给搭了进去,

    毕竟这血玉关乎到一个民族的命脉,草率不得,如果因为各位错误的判断让真正的血玉遗落在外,你们将会成为千古罪人的。”

    那些专家齐齐一愣,待反应过来后,最先开口的那个老专家低喝道:“无知小辈,你凭什么说这块血玉是假的?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它是假的?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随便一个人站出来过的桥比你走的路都要多,你莫要不知天高地厚,这罪责,你怕是承担不起。”

    江酒挑眉一笑,“你们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呢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,打开后放在了镜头前。

    “都看看吧,这是我昨天在一个收藏家手里高价购买回来的,你们仔细对比一下,看看是我这个是真货,还是被你们捧在手里的那块是真货。”

    无数道目光齐齐朝投影仪看去,只见偌大的屏幕上显示出了一块通体血红的古玉。

    还真是块古玉。

    哪怕是看着屏幕的影像,都能感受到它古朴又厚重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快看,这块血玉上的甲骨文确实融合在了玉的内部,像是天然形成的,并不像之前那块那样由人工印刻上去的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这块的色泽也比那块要好许多,如果光看表面的话,这块确实远胜那块。”

    “江酒拿出来的这块难道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看这样子,应该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杨丽倏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狠瞪着江酒,厉喝道:“难怪你说要三天时间的,原来是去造这假玉了,江酒,你如今在国际上也有着一番威望与地位了,伪造假货这种事情你居然也做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伪造?”江酒挑眉一笑,“你说这是伪造的?”

    “三天前你说这玉是假的,三天后你弄一个一模一样的出来,不是伪造的是什么?江酒,我知你对我有意见,但你不能因为这个就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啊。”

    话落,她又转身望向四周的观众,拔高了声音道:“江酒用假货冒充,试图混淆视听,其做法令人发指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